0°

啊好深好痛肉污文…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慕浅笑意盈盈,旁若无人地看着沈星齐。沈星齐起初还有些小心翼翼,后面看霍靳西似乎和沈暮沉相谈甚欢,压根没注意这边,渐渐地便放开了胆子,不停地灌慕浅喝酒。

慕浅却是个不怕喝酒的,与他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到沈星齐都有些眼花了,她却还是淡然自若的模样。

沈星齐自然不甘心被她灌醉,示意旁边的人都来给慕浅敬酒。

一时间沈氏的人都热热闹闹地凑了过来,慕浅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感觉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慕浅拿出手机来,给林夙发了条短信:可不可以派个司机来花醉接我?

几分钟后林夙回了消息,只有一个字:好。

慕浅撑着额头,看着那条消息轻轻地笑了起来,一抬头,却蓦然对上霍靳西深邃无波的眼眸。

一晚上霍靳西都在跟沈暮沉聊天,这会儿似乎终于聊完了,他点了支烟,静静地注视着她。

慕浅缓缓吸了口气,举杯站起身来。

“霍先生,没想过竟然会有机会跟您坐在一张桌子上,真是倍感荣幸。”她到底还是喝多了,眼神有些迷离,耳朵上精致显眼的耳环吊坠闪闪发亮,一如她眼波荡漾,“我敬您一杯。”

霍靳西尚没有动作,慕浅已经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她放下酒杯,霍靳西依然只是静静坐着,手臂都没有抬一下。

慕浅脸上浮起羞赧的神情,转头看着沈星齐,撒娇抱怨一般,“霍先生还是这么不给面子。”

听到这句话,同样喝多了的沈星齐嘿嘿笑了起来,沈暮沉倒是多看了慕浅一眼。

而霍靳西安静地抽着烟,一如平日高冷的姿态,无人介怀。

“霍先生不给你面子,我给你啊!”沈星齐伸出手来搭上慕浅的肩,暧昧地贴近慕浅的耳朵,“你给什么我喝什么,哪怕是毒药我都喝。”

慕浅捏着自己的耳朵笑出声来。

……

饭局结束,慕浅最先离席。

她深知自己已经喝到了极限,必须迅速离开才能保障自己全身而退,偏偏沈星齐紧贴着她,非要送她回家。

慕浅一路拒绝,沈星齐一路死缠烂打,走到中段的时候慕浅又一次被他圈入怀中。

“你跑什么?”沈星齐醉眼朦胧地看着她,“不是要试试看我有多大……的胃口吗?”

话音落,他自己先暧昧地笑出声来。

慕浅也笑,“我说了我还有第二场,你要是真有那么大胃口,那就跟着来啊!”

说完她挣脱沈星齐继续往外走,沈星齐还欲再追,却突然被后面的沈暮沉喊住了。

沈暮沉和霍靳西并肩前行,走到沈星齐面前,霍靳西脚步未停与他擦身而过,沈暮沉则停下来拉住了沈星齐,压低声音道:“你给我消停点!”

“干嘛?”沈星齐心头大火,“那女人我今天睡定了!”

沈暮沉冷笑一声,“跟霍靳西有牵扯的女人,你敢睡?”

沈星齐身体一僵,骤然瞪大了眼睛。

慕浅匆匆走到“花醉”门口,一眼就看到了一辆黑色林肯——林夙的座驾车型。

趁着沈星齐还没缠上来,慕浅快步上前。

她是真的已经到了极限,先前之所以强撑着,不过是为了避开沈星齐,这会儿终于得以摆脱,她整个人骤然一松,在抓到车门的瞬间,脑袋就已经开始混沌。

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慕浅拉开车门爬进了车里,只来得及对司机说一句“到了麻烦叫我”便一头栽倒在后座上。

霍靳西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黑色林肯安静地驶上前来。

“花醉”经理纪泽亲自送霍靳西上车,一面拉开车门一面疑惑,“咦,霍先生来的时候坐的好像不是这辆车。”

“嗯。”霍靳西声音平静无波,“临时换了一辆。”

纪泽笑着请他上车,关上车门的瞬间,隐约瞥见后座一抹墨绿色的裙摆,却也不敢多看。

不多时,沈暮沉和沈星齐兄弟二人走出来,黑色林肯早已驶离,融于夜色。

黑子的车子平稳行驶在桐城宽阔的街道上,一路向南。

迷醉间,慕浅似乎闻到了某种味道。

烟草混合薄荷的味道,久远而熟悉。

像一个人……

可是也不对。

那个人固然久远,于她而言,却并不熟悉。

昏睡中,慕浅忽然笑了一声,复又安静如初。

……

整夜的梦境冗长反复,慕浅昏沉不知醒,等到睁开眼睛时,仿佛不知岁月几何。

她躺在柔软的被窝之中,眼前一片昏暗,根本不知身在何方。

慕浅坐起身,胡乱摸索了一阵,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入目是一间清冷灰白的卧室,连床单被褥也是深灰色,房间虽然宽敞,却没有一件多余的摆设,丝毫看不出房间主人的身份。

慕浅下床,走到紧闭的窗帘旁边,拉开了厚重的帘子。

中午时分,阳光正好,外面一方蓝汪汪的私人泳池泛着粼粼波光。

怎么看,这里都应该是一幢私人别墅。

思绪回笼,昨夜的情形骤然跃入脑海,慕浅心头忽地一跳——林夙?

卫生间里,慕浅对着镜子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看了看身上皱巴巴的裙子,刻意将领口往下拉了一些,随后才走出房间。

房间在二楼,楼上很安静,楼下倒是有声音传来。

慕浅缓缓走下楼梯,一点点看清了楼下的格局。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个大概六岁的男孩盘腿坐在沙发里,膝头放了一本比他的小身板还要宽大的书籍,正认真地翻阅着。

听到慕浅的脚步声,男孩抬起头来看着她,目光清亮而平静。

慕浅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领口往上拉了回去。

从她手头的资料来看,林夙和他的亡妻并没有孩子,可是眼前这个孩子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在林夙的房子里?

“哈喽!”她走上前,在男孩身边坐了下来,笑着问他,“你是谁家的孩子啊?”

男孩又看她一眼,眉眼出乎意料地漂亮,可惜依旧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这么点大的孩子,居然可以这么酷。

慕浅抱着手臂,挑眉,“怎么了?没见过姐姐这么漂亮的女人,被吓到了?”

这下男孩不仅没有回答,反而皱了皱眉。似乎是嫌慕浅打扰到他看书了,他合起膝头的书,抱着那厚重的一大本,起身挪到餐厅的餐桌上。

慕浅见状也不管他,转头打量起了这所房子。

中规中矩的装饰,丝毫看不出主人的性格兴趣,也没有摆出任何照片。

慕浅的目光再一次落到那男孩身上时,身后的厨房门忽然打开,有人从里面走出来,说了句:“醒了啊?”

慕浅转头,看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林淑,在霍家待了二十多年的老佣人,一手带大霍靳西的阿姨,跟霍家情分深厚。

“林阿姨?”慕浅不免诧异。

林淑脸上没什么表情,平静地将手中的一碗汤放到餐桌上,这才看向慕浅,“昨天靳西带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像你,只是没细看,没想到还真是你。”

慕浅忽然有些头晕。

她看看林淑,又看看在自己身后看书的男孩,“这是谁的房子?”

“靳西的啊。”林淑回答,“你昨天跟他回来,不知道这是他的房子?”

说完她便又转身回到了厨房里。

慕浅忽然头痛了一下,忍不住按住自己的太阳穴。

这是霍靳西的房子,她昨晚明明上了林夙的车,为什么会在霍靳西家里?

以及,霍靳西家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几岁大的小男孩?

慕浅看着那个男孩,宿醉后的大脑一时有些运转不过来。

林淑又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也不看慕浅,只是道:“饭已经做好了,先吃饭。”

慕浅顿了顿,也不客气,起身走到餐桌旁,在那男孩的对面坐了下来,撑着下巴打量着他。

男孩显然察觉了她的目光,翻书的动作渐渐有些不自然起来,却并不回看慕浅。

林淑端着一碗汤走出来,见到这幅情形,瞥了慕浅一眼,语气不善地开口:“看什么呢?你别吓着他!”

慕浅听了,委屈地撅了噘嘴,“林阿姨,我有您说的那么吓人吗?”

林淑见她这模样,先是一愣,随后瞪了她一眼,又走进了厨房。

林淑不喜欢她,慕浅心里清楚。

霍家的女人都不喜欢她,用她们的话来说,她这样的容貌,就是个天生的祸水。

更何况,后面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慕浅及时止住思绪,林淑刚好从厨房盛出三碗饭来,对那个男孩说:“祁然,不要看书了,吃饭。”

慕浅伸手接过林淑递过来的米饭,顺口问了一句:“林阿姨,这是谁的孩子呀?”

“还能是谁的?”林淑面无表情地开口,“在靳西的房子里,当然是靳西的孩子。”

“啪”的一声,慕浅手头的饭碗脱落,翻转在餐桌上。

>>>>本文《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