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宝贝太大要涨坏了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姐姐”二字提醒了宁瑜,只见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霆,我和宁婉虽然是同父异母,你理应叫她一声姐姐才是。爸妈,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有了姐姐这层关系,即便宁婉和傅霆有什么情愫,也应该会顾忌几分。

傅霆生来便是天之骄子,更是家中独子,让他叫一声姐姐,岂会那么容易?

“霆,你怎么不说话?”宁瑜拉了拉傅霆的袖子。

宁天昊看出端倪,笑着打圆场,“小婉和小瑜相差不大,平时两人也不与姐妹称呼,傅霆不必向小婉喊姐姐。”

傅霆神色有所缓和,提起上午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可否请你让小婉去傅氏实习?”

听到宁天昊的话,宁婉心里有些感动。

宁婉神色大变,声音比往常高了几分,“爸,你在说是什么呢?华国那么多公司,她干嘛非要在傅氏实习?”

“如果宁婉想去实习,来我们自家公司也行啊。”方云也劝说着。

宁婉沉默的看了宁瑜和方云几秒,两人今天的举动着实奇怪,过了一会不咸不淡的道,“没想到大家这么关心我实习的事,如果傅总觉得不方便的话……”

傅霆冷冷的眸子一闪,缓缓开口,“可以。”

不知为何,她越是和自己保持距离,他越是想要把她拴在身边。

宁瑜和方云愣了,均是露出浓浓的不满和紧张的神色。

“多谢!”宁天昊说完,对宁婉露出慈父般的笑,“小婉,还不谢谢傅总?”

“谢谢傅总。”那抹笑容,让宁婉心中更为感动。如此说来,或许父亲真的已经原谅自己了。

电话铃声响起,傅霆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不好意思各位,我这边还有点事,先走了。”

“我去送送霆。”宁瑜说着,跟着傅霆往外走。

方云盯着傅霆和宁瑜离开的方向,终是松了口气。

餐厅里又响起手机铃声,宁婉说了声“抱歉”,拿着手机往外走去。来到门外的一棵大树下,对电话那头的宁修禹说:“我的宝贝修,你是不是……”

宁婉的话没说完,已经被宁修禹打断,“妈妈,回国你就野了啊,你还要不要你可爱无敌的修了,我告诉你,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离家出走了。”

听到儿子熟悉又傲娇的撒娇声,宁婉立即放下姿态,“宝贝,妈妈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儿子,妈妈一定早点回去,绝对不让我的宝贝儿子离家出走。”

“嗯哼,那你回来的时候给我买点吃的,今天保姆阿姨做的饭菜难吃死了。”

“好的,宝贝修,妈妈给你带炒面好不好?”

“炒面是什么鬼?我要吃牛排!”

……

当宁婉回到餐桌前,宁瑜已经坐下,嘴角带着坏笑,没了刚刚的慌乱和紧张。

宁婉心中疑惑,按兵不动,端起一碗汤小口小口喝着。

“刚刚我听到姐姐讲话了。”宁瑜瞅着宁婉,露出讥,讽而得意的笑。

宁婉心里一咯噔,难怪叫自己姐姐,原来是听到了什么。

在众人的注视下,宁婉洋洋洒洒说着,“宁婉在国外的这几年私生活特别混乱,和不同肤色的男人发生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怀了孕,还在外面生了个野种,刚刚那个野种还叫她回去呢……”

“你……你说什么?”宁天昊全身一僵,神色煞白,如遭电击。

方云拿着纸巾轻轻擦拭嘴角,咯咯笑着,“四年前你勾三搭四,四年后带着一个野种回来,宁婉啊,你还真是刷新了我们对你的认识。”

“野种?”宁婉哼笑着,手中的勺子转动,视线一一在方云和宁瑜脸上扫过,“作为书香门第的你,还有作为大家闺秀的你,一口一个野种,还真是叫的顺口!”

“你未婚先孕,不是野种是什么?我叫野种都算抬举你了!”宁瑜不服气,嚷嚷道。

宁婉抿嘴笑着,淡然的缓缓站了起来。转眼间,当着宁天昊和方云的面,把一整碗汤洒向斜对方……

冒着淡淡热气的紫菜蛋花汤洒在宁瑜的胸前,好半天她才回过神,弹跳着,大叫着,“宁婉,你疯了吧?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不好意思啊,刚刚失手了,只是……”宁婉笑着,并不像是做错事的样子,反而是理直气壮,气势十足,“我不喜欢你和你母亲对我儿子的称呼……”

“爸爸,你看宁婉啊,她怎么可以这样?”

好久未说话的宁天昊捂着胸口,紧紧看着宁婉,双唇颤抖,“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见宁天昊神色不对,宁婉刚刚的气势消失殆尽,想要走过去,被方云一把拦住,“你看你把你爸气的,快走吧,别在这里碍眼!”

“爸,我……”

“滚!你给我滚出去!”说完最后一个字,宁天昊身体抽搐,晕了过去。

“老公——”方云扯着嗓子,扶住了即将从椅子上摔下来的宁天昊。

宁瑜剜了宁婉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宁婉,你一回来就把爸爸气晕,你真是个扫把星!”

宁天昊情况不妙,宁婉没功夫和宁瑜废话,眉色紧张,“爸……”

“你还有脸叫爸?如果不是你丢人现眼,爸爸能这样吗?”宁瑜怒指着宁婉,嘴角带着冷笑,“我看你还是滚出国内,不然爸爸迟早被你气死!”

“宁瑜,你给我闭嘴!”宁婉紧紧压着情绪,“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

救护车的声音呼啸而来,宁婉被宁瑜和方云挡在了门外,狠狠的关上了救护车的门。

宁婉跟着救护车跑出去好远,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

拦上一辆出租车,她立即赶往医院。

……

医院,病房门口——

宁婉还未靠近,就被宁瑜拦住,故意放大声音吼着,“宁婉,你还有脸过来?如果不是你,爸爸怎么会在医院里!”

走廊里的护士和病人家属看过来,纷纷露出探究的目光。

宁婉皱着眉,正要说话,方云从里面出来,拽着宁婉的手腕往走廊深处走。

走到走廊尽头,方云狠狠甩开宁婉的手,此时宁瑜也跟过来。

宁婉皱眉看着两人,暂时未说话。

“宁婉,你以后别过来了,你来一次我们赶你一次!”说话时,方云怒气冲冲的样子。

宁瑜站在方云旁边,“爸爸已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了,如果你再过来,只会让你更加难堪!还有你在傅氏工作的事情,我劝你小心做人,不要想着勾.搭男人,不然……”

“咳咳……”

距离三人五六米远的地方,站着带着一身寒意的傅霆。


“霆,你来了。”宁瑜迈着小碎步扑进了傅霆的怀里,努力挤出了眼泪,“幸亏你过来,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呜呜……”

宁婉对傅霆点点头,准备离开。

“霆,之前你走了不知情,如果不是宁婉,爸爸怎么会被气得住院呢?”

方云走上前,瞪着宁婉故意大声说道,“你把爸爸气成这样还有脸过来?你是想把他气死,一了百了吗?”

“宁婉,你快走吧,再也不要过来!”宁瑜对宁婉厉声说完,窝在傅霆怀里,“霆,你是不知道啊,宁婉四年前就喜欢勾三搭四,现在还生了个野种回来。如果不是她私生活混乱,怎么会这样?以后她在傅氏上班,你可一定要让公司里的男同事提防她才是!”

“比起喜欢勾.引别人的男朋友,公司里的男同事要应该提防你才是!当年……”

“你给我闭嘴!”宁瑜脸上闪过慌乱,“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宁婉嘴角一扬,露出冰冷的笑,“爸爸现在这样,我不与你计较,请你注意你的措辞!”

“宁婉,你去哪?”方云喊道。

宁婉看了方云一眼,“既然爸爸还没醒来,我明天再过来。”

方云对着宁婉大声说,“明天和以后你都不需要过来了!你来一次,我们赶你一次!”

经过傅霆身边,宁婉对他点点头。

此举动被宁瑜看到,她赶忙搂住了傅霆的脖子,“霆,我好害怕爸爸醒不过来,好害怕……”

挺着脊背坐电梯下楼,来到一楼大厅,经过门前,宁婉扶住了门框,忽然泪崩。爸爸,对不起……

……

回到家的时候,宁婉已经擦干眼泪。

宁修禹穿着蓝色卡通图案睡衣,双手抱胸,眉头紧蹙,“妈妈,你不是说早点回来吗?现在几点了?还有,我的夜宵呢?”

宁婉恍然大悟,满含抱歉,“对不起宝贝,妈妈忘记给你买了,现在妈妈给你下面条吃好吗?”

“妈妈,你哭过?”宁修禹狐疑的看着宁婉发红的眼眶,“干嘛要哭啊?你不是有儿子吗?过来!”

宁婉有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瘪着嘴走过去,蹲下身抱住了宁修禹,“宝贝修,妈妈今天做了错事……”

宁修禹举起小手,拍了拍宁婉的后背,“自从我出生到现在,你做过的错事堪比星辰,说来听听,让你儿子帮你答疑解惑。”

“修,你妈妈现在需要的是安慰,不是批评,OK?”宁婉噘着嘴看着宁修禹。

“真拿你没办法,”宁修禹扶着宁婉坐在沙发上,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我有批评你吗?我只记得我很温柔的安慰你。好了,现在说吧,你做了什么错事?”

“我……”宁婉有种难以启齿的感觉,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出口,“我把你外公给,给气到医院里去了。”

宁修禹摸着下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按理来说错不全在你,只是你情商和智商双低,着了宁瑜的道而已。”

“如果我有我儿子一半情商就好了……”

“嗯,这话还听得过去,你现在去房里休息吧,明天再去看外公。”

宁婉揉了揉发涩的眼睛,“那你不吃夜宵了?”

宁修禹英俊的小脸拉下来,撇了撇嘴,“家里不是有难吃的饼干吗?我将就一下好了。”

“我家宝贝修最乖了。”宁婉摸摸宁修禹的头,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那妈妈回房间了哦。”

“去吧去吧。”

……

第二日,宁婉又被堵到了病房门口。

方云瞅着宁婉,一脸不耐烦,“不是不让你来了吗?你怎么又来了?不长记性是吗?”

“我想见爸爸!”

“昨天你爸爸已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了,你是没听明白还是怎么了?滚,赶紧滚!”

宁婉踮着脚往里面看,“我只是想看看爸爸……”

“你这个女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方云插着腰,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眼睛瞥到远处,急忙赔上了笑脸,“安医生,你来了?”

在七八医生和护士的簇拥下,安白身穿一身白色大褂缓缓而来。

在一干其貌不扬的人中,安白身材修长,面色俊美,眸光温柔,温文尔雅,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这——是让女人为之砰然心动的男人。

他的视线只停留在方云脸上一秒,转而对宁婉露出了如水的笑容,“小婉,你怎么在这?”

站在病房门口的宁婉楞了一下,也展露出笑容,“安白,原来你在这里上班。”

“之前很抱歉,没能亲自去接你,你不会怪我吧?”

旁边的医生和护士炸开了锅,低声讨论着。

“这个女人是谁?安医生看他的眼神不一样哦。”

“你别乱说,我们安医生到目前为止可是单身,没说他对谁有那种心思……”

听到众人的话,宁婉不由得笑了,“你帮我找了房子,还帮我叫了车,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呢?”往安白身边靠了靠,她小声说:“看来你在医院里的行情很好……”

安白回头看了一眼众人,白皙的脸上冒出一丝红晕,“你别听他们乱说。”

“你……你们认识?”方云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好。

“是的,宁太太。”安白看看方云,又看看宁婉,“你们也认识?”

想到还躺在里面的父亲,宁婉愁云惨淡,“里面的人是我爸爸……”

“你不会是就是那个野种的爸爸吧?”方云惊呼出口,看着宁婉阴阳怪气说,“你是不是早有预谋,想要对你爸爸下手,自己没成功,又想让你的奸.夫淫.妇害死天昊?”

方云的一席话,众人立即如炸开了锅一般讨论起来。

“什么?安医生有孩子了?”

“不会吧?没听安医生说啊?”

……

宁婉觉得不好意思,忙对安白道歉,“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如果我能白捡一个帅气的天才儿子,那我上辈子一定都在烧香了。”

宁婉被安白逗乐了,“你呀,就是会安慰人。”

安白微微低头,带着一身的清爽气息贴近宁婉的耳侧,话语轻松,“能够安慰你,是我的荣幸。”

方云眯了眯眼睛,举止都那么亲密了,还说两人没问题?看到从远处走来一个人,她舒眉展笑,忙迎了过去,“方主任,你来了真是太好了,我要换主治医生。”

头发花白的李主任抬起手臂擦了擦汗,对安白点点头才对方云说,“宁太太,安医生是我们这里最有实力的医生,而且……而且也是安家医疗帝国的继承人。如果您要换他的话,国内恐怕都找不到这么专业的医生了。”

>>>>本文《婚途有坑:妈咪快离婚》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