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爹的你的宝贝太大,丫头别动我还在里面要断了

“啊!”

芳芳突然怪叫一声。

她感觉到了疼!

理智也随之恢复。

“刘叔,不要!”芳芳一把推开了老刘。

老刘猝不及防,差点被推翻在地上。

此时的老刘已经疯了,直接翻过身扑在芳芳身上。

就在这时,炕头上忽然传来张秀琴的声音!

这个声音把老刘差点吓尿了,直接就废了。

老刘这时候心突突直跳,但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害怕!

这张秀琴就在床上睡着呢,这要是发现自己在跟芳芳做那事,还是自己强迫做到,会怎么样?

老张一点点扭过头,往床上看去,只见这时候张秀琴胸口处春光大放,眼睛却是紧闭着的,脸上倒是带着一丝绯红。

芳芳也却生生挣脱老刘的束缚,往床上看了一眼,发现张秀琴刚才只是在梦呓,这才松了口气。

老刘是她妈看上的男人,要是她跟老刘做了那种事情,那她妈妈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又羞又臊,心里又不是滋味。

而老刘也松了口气,幸好刚才是张秀琴在说梦话,不然的话发现自己在强迫芳芳,以后那他还怎么做人啊!

芳芳抓住这个机会,赶紧爬上炕头,摸索着找到自己的贴身衣物,穿在身上。

这时候老刘又急又气,根本没顾上看芳芳已经爬出了床上。

芳芳眼角闪过一丝难过,委屈的抿了抿嘴唇,就爬进了张秀琴的被窝里。

因为喝了酒,刚才又极力反抗老刘,她整个人也累的不行,刚躺在张秀琴的被窝里,整个人就在母爱的包围中沉沉睡去。

其实不是她心大,因为她刚刚明明看着老刘那地没啥反应了。

她虽人未经人事,但是看着老刘那样子,估计是不会有啥事了吧?也就睡去了。

老刘这时候感觉有点欲哭无泪,就差一步啊。

这时候他看到已经裹在被窝里的芳芳身上,想着弄是不行了,便宜难道还不能占占?

这个想法一出现老刘就忍不住了,但是他动作也不敢太大,轻轻撩起芳芳的被子一角,把他粗糙的大手伸了进去。

忽然他看到张秀琴的眉毛微微颤动,那样子似乎是要醒过来了!

这接二连三的惊吓可差点让他一颗老心脏受不了,赶紧从芳芳的身子上把手拿开。

可还是有点晚了,张秀琴刚好在老刘把手拿过她身子的时候睁开了眼。

她刚要尖叫一声,但当她看清楚是老刘后,一双大眼睛里已经满是春水。

张秀琴心里以为老刘刚才是想占她便宜,不由得心喜不已,想着这老木头终于开窍了。

老刘被这双眼睛看到心里直发毛,怕她发现什么,赶紧说:“秀琴妹子啊,我刚你刚你被子没盖好,现在好了我就先回去了。”

他可是想要占有芳芳的男人,怎么能跟一个老娘们搞在一起?

虽说张秀琴长的也不错,但是他就喜欢年轻小姑娘啊。

不行,不能跟这老娘们走的太近,免得自己啥时候把握不住,吃了亏就不好了。

心里想着,老刘就到了自己的诊所。

刚到诊所,老刘吃下给自己调制身子的药,他就睡了。

昨晚上的事情太狗血了,虽然在外面的凳子上睡了一觉,但现在还困得厉害。

可他刚睡下没多久,隐约间就听见有人喊他。

“老刘,老刘你在吗?”

“刘叔,你在吗?你要是在的话赶紧吱一声啊。”

“老刘出人命了!”

在房子里睡觉的老刘听见出人命了,顿时吓得一激灵,一骨碌从床上翻了下去。

“谁啊?咋了?”老刘慌慌张张的套上身上的衣服喊到。

“你快来点出来啊,你要是醒,真的要出人命了。”

老刘这才听出来这不是张秀琴家隔壁刘大富的声音吗,这么慌慌张张的是什么事情?

还有他说的出人命了,这可是大事啊。

“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说啊。”从诊所出去,老刘一脸严肃的问道。

“是这样的,早上我起床洗漱的时候忽然听到隔壁张寡妇家有打砸的声音,就让我们家那口子去看看。”刘大富一边拉着老刘,一边说:“结果我们家那口子刚过去,就看到村长正准备欺负芳芳呢,结果……结果……”

“结果怎么了?芳芳怎么了?”听到村长欺负芳芳,老刘顿时急了,声音顿时变得大了起来。

“芳芳没事,张寡妇看到村长欺负芳芳,想拉住结果他,村长将张寡妇一把掀翻在地。”说着,刘大富的声音越来越低。

听到这,老刘更急了。

虽然他对张秀琴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但是她怎么说都是芳芳的妈妈啊,这要是……

“你快说啊,怎么回事?”老刘有点怒了,一边着急忙慌的往张秀琴家跑去,一边问道。

“老刘你怎么忽然这么急了?”刘大富忽然发现老刘急了起来,觉得有点奇怪,问道。

可这时候老刘压根不想搭理他,说话跟个娘们一样。

“是这样的,村长一把把张寡妇掀翻在地,结果刚好不巧,撞到了桌子了,现在头上都是血。”刘大富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赶紧说道。

“芳芳呢?”

“芳芳没啥事,村长看到张秀琴流血了,顿时吓跑了。”

听完刘大富的话,老刘没再跟他说一句话,赶紧往芳芳家跑去。

别的不说,就冲她张秀琴对老刘这份情义,他也不能不管啊。

……

等老张跑到张秀琴家的时候,张秀琴家门口已经站着十来个村民了,可多那么看着,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助芳芳这个清纯弱小的小姑娘。

这一刻老刘只觉得人心是那么丑恶!

但这时候他也顾不上感慨,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村民,挤了进去。

“芳芳,怎么了?”老刘关切的问道。

“刘叔,你……你终于来了,快救命啊,我妈……我妈妈她……呜呜呜。”

芳芳这时候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了,看到老刘来了,刚刚还只是啜泣,现在泪水直接决堤!

老刘焦急的看着昏迷之后的张秀琴,说道:“放心,刘叔在这了,你先起来,我怎么都要把你妈妈给救回来。”

老刘一脸严肃的看着头上全是血的张秀琴,从芳芳怀里接过来张秀琴,抱在自己怀里。

这时候张秀琴的呼吸已经有些微弱了,老刘一看,张秀琴的后脑上还在流血,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扯了一个布条,给张秀琴止血。

“来个人,快帮我一下。”老刘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喊道。

可是他喊完几秒钟,都没个人上来帮他。

这让老刘气的直哆嗦!

“你们一个个都是瞎了吗?看着自己村里的人被欺负就这样?还有一点人性吗?”老刘手指着外面的那些人,气的手指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今天要是张秀琴有什么事,你们都是那狗杂种的帮凶!”老刘吼道。

直到这时,远处才有一个急忙跑过来的少年喘着粗气过来帮老刘。

说是少年,看着年纪也就跟芳芳差不多,是村里今年跟芳芳一起考上大学的准大学生,叫李峰。

“李峰,快帮我把她抬到我诊所里,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没办法止血消毒。”

老刘认出了这少年,赶紧说。

“好好好,刘叔你先等下,我找个东西。”李峰看到这场面,吓得面无血色。

但他还是很坚强,来帮老刘。

“找个屁,直接把这门板歇了,快点。”

老刘看着这少年,心里头多少有点感触,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思想觉悟就是高。

“哦哦,好。”说着,李峰直接把芳芳家的门板给卸了下来。

而这时候刘大富也追了上来,看到老刘跟李峰两个人抬着笨重的门板,赶紧上前搭手帮忙。

虽然这刘大富看着不像个好人,但这时候他比那些平日里看起来的好人要高尚很多很多。

刚刚老刘还对这刘大富有点不待见,现在心里对他的看法已经变了。

抬着张秀琴,老刘一边用手在张秀琴的身上几处穴位按了按,然后又掐了下她的人中。

做完这些老刘才松了口气,因为他感觉到张秀琴慢慢微弱的呼吸已经停止了继续衰弱。

这时候他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看着一个寡妇跟一个弱小无助的小女孩,竟然没有一个愿意出手帮忙,全都在一旁在看戏。

这真的是让老刘气的不行,不管是谁,遇到人命关天的事情都不可能这样吧。

现在他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了,亏他还平日里对村里人都不错。

之前他给这些人看病的时候也就拿个吃饭钱,像按摩这些手艺,在外面可都是很吃香的,可是这些自己不发代价就能弄的,他都是无偿给人看病。

而且这张秀琴虽然是个寡妇,但她心肠不是一般的好,平常村里有人有个什么事,她都会去帮忙。

可是她还来的是什么?冷眼旁观!

今天看到的这一切让老刘彻底对村里人失去了任何信心,他现在不那么恨村长了反而有点感谢他让自己看清了这些人的丑恶面目。

“李峰,你有手机吗?等下打电话报警,然后去镇上跑一趟,今天这事……没完!”老刘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本文《医品圣手》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