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全文阅读

第七章 金口已开

看到桃儿被拖走,清河才畏畏缩缩地探出脑袋,她湿哒哒的头发方才伏在皇帝的胸前,把皇帝的龙袍都弄得濡湿了一大片。

皇帝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微微叹了口气,“来人啊,扶公主回去。”

小绺急忙上前,扶着清河,清河却死死地攥住皇帝的手腕,惊恐而焦灼地看着他,“父皇不走,父皇不走。”

前前生,作为外企首席财务官,她知道如何巧妙地利用人的心理弱点,皇帝是懿礼公主的父亲,即便不曾爱顾过她,但是父性还在,她此刻的举动显示着内心对他的信赖,所以,便更能激发他的父性。

果然,皇帝见了清河此举,保护欲突发,哄道:“父皇不走,父皇陪你进去。”

清河拉着他的衣袖,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就连小绺想要靠近她,她都马上躲开。

尚贵嫔一张脸笼了寒冰,问御医,“她这也是中毒的迹象吗?”

御医回答说:“回娘娘的话,这中了曼陀罗之毒,会让人产生幻觉,觉得有人要害她,所以,中毒之人会下意识地寻找可以保护自己的人,想来,皇上便是公主最信赖的人。”

皇帝听得此言,微微停滞了一下脚步,有些触动地看着死死地拽住她的清河。

清河已经安静了下来,脸庞生光,带着几分娇赧和不安,但是眸子却盈盈若水,叫人生怜。

苏贵人则忐忑不安地偷偷看了皇帝一眼,在她心中,皇帝是比天神还威武英明的人,不能欺骗,不能冒犯,懿儿的把戏是否能瞒得过他?

进苏和宫,回了侧殿,苏贵人好生安慰了清河一番,清河这才愿意去换衣裳休息,癫狂过后的她显得十分苍白可怜,皇帝瞧着她依依不舍的面容,终于十六年来,头一次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个身上流淌着他血液的女儿。

苏贵人则跟按照清河之前教导的话,委婉地跟皇帝说:“皇上,懿儿深得父宠,自该为国家出力分忧,臣妾会好生劝她的,哎,这孩子,原先也是同意去和亲的,怎后来就这么不懂事了呢……”

皇帝如今已经深信是桃儿在捣鬼,对苏贵人和清河的愤怒已经消除,听得苏贵人这样说,便点点头道:“你好生劝着,这孩子自小便内向懦弱,怕这一次是受了贱婢挑唆,你且看好她,朕会吩咐御医开药为她清除余毒,往后她身边伺候的人你也看紧点,莫要再让人钻了空子。”

“是!”苏贵人听了他的话,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皇帝转身,喜公公正要说摆驾,却见皇帝又转过身来,看着苏贵人道:“她身子这般的瘦弱,回头朕命人送些补品过来,你每日命人给她炖一些,趁着还没出嫁,先把身子养壮实,免得不敌北漠风沙。”

苏贵人微怔,眼底升起不敢置信的狂喜,皇上这是关心懿儿?她眼圈微红,急急低头应道:“谢皇上恩典。”

说话间,声音已然哽咽。

皇帝神色也是微怔,他不知道自己浅浅的一句怜悯关心的话,却换来苏贵人这般的激动狂喜。

他心底不禁喟叹,确实是亏待了这母女了。

只是他一贯冷凝,所以此刻脸上并无什么神色,只是挥挥手,走了出去。

“恭送皇上!”苏贵人跪在地上,口中呼道。

皇帝走后,尚贵嫔便领着孝如公主进来,苏贵人抹干眼泪,急忙上前见礼。

尚贵嫔坐在椅子上,整了一下裙摆,有些冷凝地看着苏贵人,厉声道:“本宫警告你,休要再耍什么把戏,若是这苏和宫再出幺蛾子,本宫剥了你们母女的皮。”

苏贵人委屈地道:“娘娘,便是给嫔妾天大的胆子,嫔妾也不敢耍把戏啊。”

孝如公主冷冷地道:“还说没有?分明是李懿儿不情愿和亲,所以闹的自尽,被父皇洞悉阴谋,天威震怒,却把所有的罪责推到一个奴婢身上,贵人真好心计。”

苏贵人脸色陡然苍白,猛地抬头,“公主此话何解?这桃儿已经是皇上下旨惩处的人,公主却是说受嫔妾指使,岂不是说嫔妾教唆懿儿自尽?此乃欺君罔上的大罪,嫔妾承担不起,还请公主慎言。”

“你……”孝如公主一时语塞,脸色气得涨红,轻蔑地盯着她,冷冷地道:“竟还学会顶嘴了,还真以为父皇来一遭是为安抚你来的?这多年了,父皇可曾正眼看过你们母女?”

苏贵人没有做声,想起这些年遭受的欺负和冷落,确实有够心酸的。

尚贵嫔进来本只是为了羞辱她,但是进来之后,却又发现欺负她这么多年了,早已经没有快感,如今反而有些担心桃儿那边漏了口。

想到这里,她也没心思看苏贵人那张可怜兮兮的脸,站起来哼了一声道:“看好你的女儿,再出什么事,先不说皇上震怒,便是本宫也不能容你们。”

说罢,拖着长长的裙摆,倨傲地从苏贵人面前走过,离开。

苏贵人见她们走了,急忙进去看清河。

“懿儿,可感觉好些了?”

清河躺在床上,见苏贵人进来,便缓缓地坐起来,问道:“皇上走了?”

“走了,”苏贵人叹息道:“临走之前说给你送些补品过来,好好养养身子,可见你父皇还是疼爱你的。”

清河心底冷笑,若真疼爱,怎舍得把她嫁到北漠去?

她看见苏贵人一脸的欣慰,便不忍挑穿她的一厢情愿,淡淡地点头,“是的。”

苏贵人忧愁地道:“你的计划可行得通?如今虽说拿下了桃儿,却不见得可以从她口中挖出些什么来。”

清河眸色清冷,“本就没指望从她口中挖出什么,此计只不过要把我先前自尽的罪责推到她身上,好让父皇知道自尽不是我的本意,我是被人下毒才会这般胡闹的。”

苏贵人蹙眉道:“但是,就算皇上知道你是被人下毒的,可他也没改变主意,还是依旧让你去和亲。”

清河淡淡一笑,瞧着苏贵人那浅淡的眉目,“金口已开,哪里这么容易收回?不着急,我们一步步来,事在人为。”

苏贵人一贯悲观,知道此事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但是也不忍让女儿太难过,便顺着她的话说:“是的,慢慢来,不急的。”

她看着女儿那张略微冷淡的脸,心里总觉得的她有些不一样了,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全文阅读

第八章 尚贵嫔的阴谋

果然如清河所料,桃儿当夜便自尽身亡,没有吐一个字。

喜公公把此事回了皇帝,皇帝厌恶地皱眉,“把她丢上山喂狼。”

喜公公领命而去。

此事传到清河耳中,清河只是淡淡一笑,并没说什么。

倒是苏贵人有些担忧,“桃儿什么都没说,皇上会不会相信我们呢?”

清河淡淡地道:“虽然桃儿什么都没说,但是父皇也知道是什么人指使的,只是他没有追查而已。”

苏贵人犹豫了一下,看着清河,“你好似知道是何人指使的,到底是什么人指使桃儿教唆你自尽?”

清河瞧着苏贵人那张洁净的脸,不禁叹息,心思如此单纯,在这后宫生存,能活到现在算是奇迹了。

“还有谁?尚贵嫔啊!”清河淡淡地道。

苏贵人霍然起身,瞪大眼睛摇头,“这绝不可能,虽然她一直都不喜欢我们,可她是苏和宫的主位,若你出事,她首当其冲是要受到责罚的,她怎么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她没有这么愚蠢的。”

“她不愚蠢,相反,她很聪明,”清河站起来,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水慢慢地饮入口中,润了润嗓子,继续道:“桃儿教唆我自尽,那她必定是在旁边看着的,所以我是决计死不去的,但是,我这么一闹,皇上知道之后,会降罪谁?皇上不会降罪于我,顶多是责骂一通,因为我还要和亲到北漠,那么,皇上在我出嫁之后,肯定会降罪于贵人你,一般来说,和亲公主出嫁,会晋其生母位分以示嘉奖,可这样一闹,到时候,莫说不会晋你的位分,你这贵人的位分能不能保住还另说。”

苏贵人听得手心冒汗,半响说不出话来。

许久,她才看着清河,道:“你怎么一口一个皇上?连父皇都不喊了呢?”

清河一怔,才记起刚才有些口误,苏贵人给她提了个醒,以后这个问题是要注意一下的。

“或许是我心里始终有些怨恨父皇,让我嫁到北漠这种地方去。”她黯然地道。

苏贵人握住她的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也是我没用,连累了你,但凡我出身高些,你也不至于是这个样子的。”

清河不爱听这种自怨自艾的话,迅速地转移话题,“除了小绺之外,还有哪个奴才比较可靠?”

苏贵人愣了愣,嗫嚅道:“这……他们一直都在我身边伺候,大概都可靠吧?”

她明显底气不足,之前她也没想过桃儿会背主。

清河再一次叹息,摇摇头道:“贵人,在这后宫生存,您真的要长点心啊。”

苏贵人定定地看着她,终于忍不住道:“懿儿,你这自尽一次之后,似乎有些不同了。”

清河淡淡地笑着,“变了不好吗?总比以前唯唯诺诺任人鱼肉好。”

苏贵人叹了口气,“我本来只想在这后宫安静度日,但是十几年了,便没一日安生过。”

清河不做声,在这后宫之中,从来都是波谲云诡,不会有什么安生的日子,想安静度日,简直是奢想。

清河养了数日,每日服用御医开的补身方子,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加上皇帝也终于觉得自己亏待了这个女儿,赏赐了华服和首饰,并且特意命喜公公前来告知清河,三日之后在万寿宫举行皇宫晚宴,让她与苏贵人出席,长长见识。

苏贵人显得很兴奋,以往这种宴会从来没她的份儿,想不到这一次皇上竟然准她与懿儿前去,看来,懿儿自尽一事,已经是彻底的翻篇了。

小绺把从御书房伺候的陈公公那边听来的话告知了清河,本来皇上只让她一人前往,是尚贵嫔在皇上面前进言,才让苏贵人也一同前往赴宴。

清河从小绺的话中嗅出了浓浓的阴谋味道。尚贵嫔不会这么好心,让苏贵人在众人面前亮相,因为,苏贵人虽然出身低微,但是打扮起来相貌出众,轻易便能压过她这个苏和宫主位。

这宴会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每隔几个月,皇帝都会找一天聚起皇公贵族们,王爷亲贵们都会带着家眷入宫相聚,说白了,就是皇帝要通过这个聚会,看看这些人当中,有谁会生异心。

然后宴会结束的时候,封赏一些人,联谊感情,增加他们对皇权的忠心。

皇后尚在病中,所以宴会由协理后宫的戚贵妃操办。

清河还是元大将军夫人的时候,曾入宫给戚贵妃请安,在戚贵妃宫中留了一盏茶的时间,但是戚贵妃的尊贵与威压给她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戚贵妃不是一国之母,却有一国之母的架势。

这日清晨,戚贵妃命人送来了一副红珊瑚头面,说是皇上特意交代,让她在宴会上戴上,免得失了公主的威仪。

苏贵人急忙去了一趟戚贵妃宫中谢恩,自然是见不到戚贵妃的,只是戚贵妃有赏,她们这些身份底下的嫔妾,总要走走过场,亲自去谢恩。

“懿儿,你在后宫之中十六年,都不曾受过这般重视。”苏贵人看着妆容精致的女儿,脸上颇有欣慰之色。

清河让接过小绺手中的蔻丹,在自己指甲上慢慢地涂着,“贵人,这璀璨只是暂时的,如今重视,不过因为我是和亲公主。”

“是的!”苏贵人的神色又黯淡了下去。

清河没做声,只是静静地涂抹着指甲,心中静静想着尚贵嫔的阴谋。

尚贵嫔指定是针对苏贵人的,她不会愚蠢得在桃儿刚死便对付自己,之前她命人教唆李懿儿自尽,也是为了打击苏贵人,今晚,她的目的应该也是一样的。

到了中午时分,尚贵嫔命人送来一套衣裳,说是让苏贵人穿着参加今晚的宴会。

这是一条绯色宫裙,银线绣繁复的月季图案。

苏贵人十分开心,拿着裙子急忙便要试穿。

清河盯着那条宫裙,一手夺了过来细细地看着,却在宽大的广袖中,看到一两朵牡丹刺绣图案。

清河再翻看,看到后背的暗纹中竟绣着一条飞凤,暗纹不太清晰,她命小绺点亮蜡烛,放在蜡烛光芒之下,暗纹飞凤便十分清晰地浮现了出来。

“天啊!”苏贵人白了脸,“这,今晚晚宴,万寿宫灯火通明,这暗纹飞凤可隐藏不住,到时候,这僭越之罪,我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

暗纹飞凤,绣牡丹,都是皇后才能够用的,即便尊贵如戚贵妃,也只能绣芍药,而不能用牡丹,更不要说代表皇后的凤凰暗纹刺绣了。

>>>>本文《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