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古情)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小说全文分享~

第十三章 调查

尚贵嫔大怒,“好一张巧嘴,分明是苏贵人呕吐失仪在前,你却说是本宫害的,本宫往日竟不知道你是如此颠倒黑白之人,还道你懂事乖巧,在皇后娘娘面前,为你说了不少好话。”

清河哀哀一笑,“尚母妃,儿臣所言,是否属实,尚母妃心中有数,别的话儿臣也不多说了,只是希望尚母妃看在儿臣即将出嫁,贵人无依无靠的份上,多担待一下,也不枉贵人生养了儿臣之恩。”

争辩最高的智慧,是就事论事之后,再说一番心灰意冷的话,潜台词就是,我不想和你分辨谁是谁非,就当是我的错吧,但是在听者的耳中,却是最有力的反驳印证。

果然,清河说完这些话之后,看热闹的王爷亲贵们,纷纷都对清河投以同情的眼光,苏贵人与懿礼公主在宫中的地位,显然而见,尚贵嫔咄咄逼人,未免显得有些失了一宫主位的风度。

从而,也更显得苏贵人与懿礼公主的委屈求全。

尚贵嫔竟无法辩解,张开嘴巴,愠怒之色久久在眼中未能褪去,她转头看着皇帝,皇帝眸中的阴沉越发浓烈,眸光若利剑般锁住她。

她心中一慌,噗通一声跪下,分辨道:“皇上,臣妾不曾为难过她们母女,求皇上明鉴。”

皇帝缓缓地开口,“朕只问你一句,你是否早知道苏贵人茹素?”

尚贵嫔神色一凝,眼珠转了一下,断言否定,“回皇上,臣妾不知道,若臣妾知道,方才怎会让她吃肉?臣妾只是为她身子担心,觉得她过于瘦弱,才让她吃点营养的东西。”

皇帝冷笑一声,招了喜公公前来,在喜公公耳边低语了几句,喜公公微微点头,“是!”

尚贵嫔心头掠过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看着喜公公一步步走下去,分明是要离开万寿殿,他去调查什么?

她想起苏和宫美人贵人和宫婢太监都知道苏贵人茹素,苏和宫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她不知道,谁会相信?

可不管皇上相信不相信,她都不能承认知道苏贵人茹素一事,因为她已经否定在先,而且,如果她知道苏贵人茹素,却在晚宴中让苏贵人用荤腥,岂不是逼着苏贵人犯戒?那贱人可是美其名曰为皇太后与皇上祈福的。

想到这里,她不禁咬了咬牙,却想不明白苏贵人的衣裳怎么换了一件?她这般迟钝的人,怎会发现那衣裳的诡异之处?而且若她发现了,不穿那件衣裳,早便该有人来禀报她,可是,却一直无人来禀。

想到这里,她狠狠地扫了苏贵认的贴身宫女石青一眼,石青白着一张脸,猛地低头不敢看尚贵嫔。

清河一直都留意着尚贵嫔,见她盯着石青,心中便有数了。

她一直都认为,苏贵人和懿礼公主身边远不止桃儿一个内奸,一定还有其他人。

而尚贵嫔这狠狠的一记眼光,便出卖了石青。

清河唇角一勾,眸子里闪过一丝寒芒,宫中一向是跟红顶白的地方,但是吃着主子的饭,却把胳膊往外拐,这便如何也容不得的。

皇帝在喜公公离开之后,慢慢地饮着酒,也招呼着诸位王爷亲贵们喝酒,看似笑容和煦,但是眼底森寒之意却怎也挥不去。

现场的气氛变得跟怪异,因为这涉及到尚贵嫔,不再是一名不甚重要的贵人了。

各怀心事的人中,也有一个抱着看戏心态的人,此人便是楚瑾瑜。

他与血狼的眸光一直都追随着清河,饶有趣味地扬起眸子,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

怀中的血狼有些躁动不安,他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血狼的脑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不着急,会为你找一个特别有趣的主人。”

血狼竟像是听得懂他的话,立刻就安静了下来,血红的眸子又锁住一脸冷峻的清河。

没多久,喜公公便回来了,他在皇帝耳边低语了几句,皇帝微微一笑,眸子却越发的森寒,挥手遣退了喜公公,然后对站在苏贵人与清河身边的侍卫挥手,“都退下去吧。”

侍卫领命退下,清河抬头看着皇帝,皇帝温柔地道:“懿儿,扶贵人坐下,朕命人另外做了素菜,也命人泡了一壶龙井,让她以茶代酒,受诸位王爷的恭贺!”

清河一怔,还没摸清他的意思,喜公公便笑着说,“苏良媛,还不叩谢皇恩?”

苏贵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泪盈于睫,“嫔妾谢皇上恩典。”

众人都有些迷糊,这唱的是哪一出?不是在调查尚贵嫔有无说谎吗?怎地这事儿只字不提,反而一来就提了苏贵人的位分?

清河却明白皇帝的意思,只是,一个良媛并不是她能满足的,贵人是六品,良媛是从五品,良媛上是嫔,嫔之上是从四品:婉仪、芳仪、芬仪、德仪、顺仪,然后是正四品的容华以及从三品的婕妤,之后才是正三品的贵嫔。

所以,即便苏贵人被封为苏良媛,也和尚贵嫔有一大截的距离,尚贵嫔依旧可以随便欺负她而不被皇帝责罚,一如今天。

尚贵嫔听到苏贵人被封为良媛,面容陡变,她咬着牙狠狠地盯着清河与苏良媛,狠毒之色尽显无遗。

皇上并没追究她,所以,她有的是得意的资本。

清河想起端午节前十天,收到边关的密报,鲜卑在黑河一带蠢蠢欲动,元肃之前说过,皇上重用尚贵嫔的兄长,令他领兵出征。

若是如此,皇帝定然不会当着人前惩治尚贵嫔。

不过,这无形中也助长了尚贵嫔的气焰,清河看向戚贵妃,只见她已经静静地坐在皇帝身侧,脸上带着微微的浅笑,但是,锋芒有意无意地掠过尚贵嫔。

清河心中一动,现在凭自己的力量去对付尚贵嫔是绝无可能的,必须要借助外力,虽说戚贵妃此人十分可怕,但是,她对一个小小的良媛和一个即将远嫁的公主不会有什么戒心,反而,一个娘家势力惊人,父兄出征的贵嫔,则有可能威胁她的地位。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淡定了,重新坐回椅子上,手中端起酒杯,抬起头,触及对面传来一阵研判的眸光,她抬头,见楚瑾瑜盯着她,见她抬头看他,他又缓缓地移开眼睛,丝毫不觉得方才盯着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是一件十分不礼貌的事情。

清河想起刚才把他的裤子扒掉,脸上不禁一阵火辣辣。

家宴结束之后,皇帝在戚贵妃耳边说了一句话,戚贵妃微微点头,眸色却十分清冷。

待诸位王爷走后,戚贵妃对尚贵嫔道:“还有两个月便是中元节,贵嫔这两个月若无什么事情,便留在苏和宫抄为皇太后抄写佛经吧。”

尚贵嫔先是一愣,继而淡淡地道:“这是皇上的意思?”

戚贵妃眉目一挑,神情冷淡,“本宫的意思。”

尚贵嫔低头敛眉,“既然是贵妃娘娘的意思,那臣妾遵旨便是。”

清河心中不禁一片惨然,若今晚苏贵人被定罪,就算不死也必定打入冷宫,可皇帝调查清楚之后,始作俑者却只是被禁足两个月,还给她留了足够的面子,没有当众宣布,难怪,她的气焰会如此高涨,连戚贵妃都不放在眼里了。

她扶着苏良媛默默地往回走,忽地听到身后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懿礼公主留步!”

清河回头,只见南楚五皇子楚瑾瑜手中抱着血狼静静地站在梨花树下,树上挂着羊角风灯,照影得他面容白皙,轮廓分明,更照得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同漩涡一般,叫人看不到底。

清河忽然有一种错觉,仿佛早便认识了此人,他站在哪里,无端让她有种熟悉感。

但是前世今生,她很肯定,从未见过他。

“五皇子有什么事吗?”苏良媛站在清河面前问道,她不想清河与其他男子来往过多,免得落人口实。

楚瑾瑜微微一笑,眸子竟像化开的幽光,璀璨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他走上前来,手中依旧抱着血狼,却不是看着苏良媛,而是看着清河,“能否单独与你说两句话?”

他说话的时候,手轻轻地抚摸着血狼的头,动作轻柔,带着说不出的蛊惑。

清河感觉到此人十分危险,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无惧任何的危险,遂对苏良媛道:“你先回去,我片刻就回。”

苏良媛眉心蹙起,“这不好吧,宫中人多口杂……”

“良媛不必担心,不过是两句话。”楚瑾瑜道。

苏良媛又看了看清河,见清河一脸的坚持,便只得道:“不要耽误太久,你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

清河点头,示意小绺与石青带着苏良媛回去。

两人站立在梨花树下,风声沙沙,身旁有忙碌而过的宫人,但是无人驻足停留。

清河静静地道:“五皇子要与我说什么?”

楚瑾瑜望着她,眸光有研判,有探究,然后,舒展了眉心一笑,“或许,小王该叫你一声清河郡主!”

这句话,如同轰雷,在清河头顶上炸开,她白着一张脸,久久说不出话来。

(古情)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小说全文分享~

第十四章 楚瑾瑜知情

她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连嘴唇都是白色的,重生的这些日子以来,知道自己的处境之后,她一直都十分冷静,唯独这一刻,她心神倏然就乱了。

“什么意思?”慌乱片刻,她找回自己的声音。

“雪球,去吧,她便是你的新主人了!”他缓缓地弯腰,放下手中的血狼,血狼呜咽了一声,直奔清河,蹭着清河的小腿,显得十分亲密。

“不,五皇子,请把话说明白。”清河心中一阵惊惧,此人知道她的身份,这怎么可能?重生这个事情,连她自己都觉得荒诞。

楚瑾瑜缓缓地转身,身后一株蔷薇开得灿烂,他的笑容一如蔷薇绽开的花瓣,“我们还会见面的,郡主!”

说罢,锦袍微微扬起,青丝被风一卷,在后背轻轻起伏了一下,复又温顺地贴服在他背上。

清河心中震惊,看着他的背影,想追上去问个明白,但是,她又怕问明白之后,便是自己劫难之时。

她低头抱起血狼,血狼扬起血红的眸子看她,竟让她的心有片刻的宁静。

血狼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手背,像婴儿撒娇一般。

清河的心,陡然想起自己的儿子煊儿来,曾几何时,煊儿也是这样在她手抱中撒娇。

心倏然便坚定了起来,楚瑾瑜,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知道什么事情,也阻止不了我复仇的大计。

回到苏和宫,宫中的人都有些诧异她抱了一条“小狗”回来,小绺想上前逗弄它,却被它凶狠地吓退,雪球仿佛只对清河一人亲密。

“知道宁郡王为何不入宫吗?”遣走了身边的人,清河问小绺。虽说是家宴,但是通常这种家宴都会邀请郡王,父亲以前也曾参加过数次宫中的家宴。

小绺道:“听喜公公说宁郡王夫妇本是受邀入宫的,但是郡王妃病倒了,所以郡王也没有入宫。”

“病倒了?什么病?”清河听得母亲病倒,心中一急,声音也扬了起来。

小绺被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清河,“这……什么病奴婢并不知道,只是,想也知道,宁郡王夫妇如此疼爱清河郡主,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大痛,想必郡王妃无法承受痛失爱女之苦,一时病倒了也有可能的。”

清河听得此言,心如刀割,母亲的身体一向虚弱,如今得此噩耗,只怕不容易缓过来。

看来,要想办法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她如今孤立无援,无法兼顾煊儿,要让他们知道元肃的为人,也好让他们护着煊儿。

只是,他们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吗?就算相信,她如今如何出得宫去?

她神思烦乱,久久蹙眉不得舒展。

一个人倏然闪过她的脑海,楚瑾瑜。

但是,此人是敌是友?不,不能相信他,此生务必要步步为营,否则,一旦倾覆,再无复仇翻身的可能。

“公主,您怎么了?为何对宁郡王夫妇如此敢兴趣?”小绺犹豫了一下问道。

清河收回心神,勉强笑笑,“昔日清河郡主入宫,我刚好受了尚母妃的责备在殿前跪着,是清河郡主为我求情并且安慰我几句,这份恩情我记在心头,如今她死了,留下孤子与年迈父母……”

她声音缓缓地哽咽了起来,本想在小绺面前淡然地说几句,却发现说的都是心头大痛,怎也无法平静。

所幸小绺心机单纯,只道清河善良念及旧情,便宽慰道:“元煊有父亲照顾,虽说失去生母,但是大将军府中疼爱他的人多了,公主不必为他担心,至于郡王夫妇,除了郡主一个女儿,他们还有一子,宁将军一定会好好孝顺他们。”

>>>>本文《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