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嘴扒胸的全部作文厨房从背后进入

 “婶子,你哪里不舒服?”

高扬知道陈秀琴已经动了情,占有她也只是早晚罢了。

“小扬,婶子这两个地方都不舒服,你帮我挠挠。”

高扬一看这架势,心中暗想,看来琴婶儿也忍不住了,看来张半仙倒是没有骗我,这真是个礼物!

这时候,高扬一把将陈秀琴推倒……

但是就在他快要接触陈秀琴的那地儿之时,忽然门外头又传来一道沉稳的声音,“秀秀,你妈呢?”

“我妈在里头让高扬看病呢。”张秀秀应道。

屋里的两人一听这声音,七魂六魄去了一半,这声音是村文书张文宝的声音。

张文宝听自己的女儿居然是陈建明家的表外甥高扬跟自己的老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可没有听过高扬会看病,这不是瞎胡闹吗?

张文宝有家里的钥匙,门一推开,发现自己的老婆坐在床边上,脸色红润根本就不像是有病的样子,现在正跟高扬有说有笑的。

“老婆,你生病了找医生啊,高扬这小子能会啥,这不是瞎糊弄吗?”张文宝瞪了高扬一眼,他不相信高扬会治病,他担心这小子是来自己家里偷东西的。

“文宝,你怎么说话呢,刚刚小扬可算是救了我的命!”

陈秀琴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张文宝很是不解,“老婆,你是不是糊涂了,什么救命不救命的,这小子我看就是来我家偷东西的!”

面对张文宝的污蔑,高扬也不争辩,此时他的心里正偷着乐呢。

文书,你猜的还挺对的,我就是来你家偷东西的,而且偷得就是你老婆,完事之后,还要偷你女儿。

“你不知道,我今天一大早就头晕脑胀的,看了村医也不得好……”

陈秀琴在一边耐心跟张文宝解释着,到最后还说,“村头的张半仙你知道吧?”

“知道啊,算命挺灵的,说你老公我四十岁之前能当官,我这不就当上了么?”张文宝对张半仙还是很信服的,其实不仅仅是他,村里人对张半仙都很信服。

“张半仙可说了,小扬是天官下凡,来人间历练的,我这病就是他看好的,你说神不神?”

陈秀琴添油加醋的一顿说,张文宝看高扬的眼神这就变了。

连张半仙都说这小子是天官下凡,那肯定错不了。

“真没想到啊,小扬你小子藏到挺深的啊!”张文宝脸上堆着笑,也顾不上自己比高扬大了几十岁,就用手搭着他的肩膀,一副称兄道弟的样子。

看着张文宝脸上真诚的笑容,高扬感觉自己就跟做梦一样,或者说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想着偷文书女人,文书居然还要跟知己称兄道弟。

这全都是张半仙的功劳!

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让高扬的心里产生这样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那就是拜张半仙做师傅。

“小扬你有这样的本事应该好好利用啊,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村东头杀猪老杨家女儿最近撞了邪,你要是能帮她看好了,最少这个数。”说着张文宝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百块钱?”高扬心动了。

“啥一百块钱,是一千块,老杨家杀猪这么多年,根本不差钱,你要是治好他女儿,指不定还能捞个上门女婿哩。”张文宝嘿嘿一笑。

一听做老杨家的上门女婿,高扬差点没吐出来,老杨家女儿叫杨青,小时候长得黑不溜秋,还又矮又胖,跟猪圈里没出栏的小黑猪似的,大家都不喜欢她,高扬自然是其中之一。

让自己当上门女婿,那就是给自己五千块都不行。这时候高扬的视线落在一边正在偷笑的张秀秀身上,“文书,我就喜欢秀秀姐,要不然你把秀秀姐嫁给我吧。”

高扬这话就是说给张秀秀听的,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张秀秀的反应会那么的大,“高扬,你赶紧死了这条心吧,你也不看看自己,你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吧?”

张秀秀这么一说高扬这脸上就挂不住了,好在张文宝在一边打圆场,“好了,小扬,你也别往心里去,我这女儿就是这样。”

其实张文宝打心眼里也不是很看的起高扬,虽然得到张半仙的夸奖,但是毕竟不是张半仙。

“文书,既然秀秀姐这么说了,那我也不瞒你了,今天秀秀姐拉着我的手,说喜欢我。”

“什么?!”

“秀秀,是不是有这件事情?”

张文宝和陈秀琴一脸诧异的看着张秀秀,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这个立志不嫁农村人的女儿,居然会说出这种不害臊的话来,这要是在村里传开了,两口子的脸上可挂不住。

“爸,妈,你们说啥,这小子说的话你们也信?”张秀秀压根没有想到高扬这小子居然会无赖到这种地步,她双手插着腰,小脸气得通红,伸手指着高扬,“高扬,你这个臭流氓,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穷鬼!”

穷鬼,这两个字眼深深刺痛了高扬。

但是高扬并不会认输,张秀秀越是这样,他这心里越是舒服,于是又笑着说,“秀秀,你都知道我是穷鬼,还说喜欢我,这肯定是真爱,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

“你!”看着高扬那不要脸的样子,张秀秀差点就气晕了。

两人的争吵,要面子的张文宝看不下去了,他强压着怒火,“好了!你们两个都别说了,这种事情害不害臊,还说出来,是不是想让我在村民面前丢尽这张老脸?”

“爸……”张秀秀一脸不满。

“好了,你也别说了,这样,小扬啊,你要是能在村上盖一栋二层小洋楼,再买一辆小车,我就把秀秀嫁给你,要是做不到,今天这事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

张文宝话音刚落,张秀秀立马表示了抗议,“爸,你看高扬这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可能……”

张秀秀话还没说完,高扬就打断了她,“成,那你们要保证,不能让秀秀跟别的男孩子在一起,要不然到时候我怕村上有人说些风言风语的。”

“小扬,这件事情你放心,要是谁敢打秀秀的主意,我就打断他的狗腿!”赵文宝拍着胸脯保证。

听张文宝这么说,高扬男人的血腥也被完全激发出来,他也想出人头地,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从文书家出来之后,高扬也不回家,直接就去找张半仙了,但是到了破庙里一看,顿时傻了眼……

QQ图片20191018100627.jpg

高扬走进破庙找了一圈,发现张半仙压根不在,被褥什么的都不见了,很明显是搬走了。

张半仙的突然离开,让满腔热血的高扬感觉忽然被一盆冰水从头临到尾。

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让高扬有点接受不了,这老东西怎么早不走晚不走,非要等到我刚尝到甜头就走了,这不是耍我吗?

虽然愤愤不平,但是也没有办法,高扬只好垂头丧气的回了家。

回去之后,高扬本来是想跟表舅妈说说话的,但是却发现表舅妈已经睡了。

这一夜,高扬跟本就睡不着,初次窥探到女人的身体,让他浑身气血沸腾,燥热难耐。他在想,张半仙只是给予了自己一个天官的身份,自己想要把这些女人弄到手还得靠自己。

那怎样才能像张半仙一样呢?

这个苦恼的问题一直纠缠着高扬,这时候他忽然想到张半仙临走前送给自己两样礼物,这第一样就是陈秀琴,第二样……

高扬从怀里摸出那本已经秃噜皮的线装书,这本脏兮兮的书上甚至沾满了油污,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宝贝。

翻开书页,高扬终于找到了书名,这本书名叫《八字堪舆》,是一本介绍风水的书。

高扬文化水平也仅限于初中毕业,本来是考到高中的,但是表舅嫌弃他上学费钱,就没让他继续读下去了。

翻阅《八字堪舆》,高扬一下子就被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给吸引住了,整整一夜他都在研究这本老书。

以至于表舅妈敲门叫他起床的时候,他这才知道天已经亮了。

今天杨玉萍穿着一件蓝色的牛仔裤,搭配着一件白色的小短袖,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完全看不出来已经三十岁了。

“表舅妈,你今天穿的真漂亮。”

经历过昨天陈秀琴的事情,高扬知道哄女人是多么的重要,嘴甜一点肯定没错。

杨玉萍被高扬这么一逗,立马‘咯咯’的笑了起来,“哪里学来的油腔滑调,就会哄舅妈开心,你起来不干活不怕你表姑婆叨咕你吗?”

“是啊!”高扬一拍脑袋,连忙穿好衣服,然后拎着水桶去地里浇水,最近天气热的很,所以他都是趁早上凉快点去浇水。

吃完早饭之后,高扬准备去拿水桶,这时候却发现表姑婆已经提着两只水桶从外面回来了。

“表姑婆,我今天起晚了,我这就去浇水……”

高扬以为表姑婆会想以前一样把自己臭骂一顿,但是万万没想到表姑婆橘子皮的老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扬啊,浇啥水,以后这些事情你不要做了,你可是天官,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来做呢,要是被天上的大仙知道了,我可是要折寿的。”

看着表姑婆一脸正经的样子,高扬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天官’的身份这么好用。

如果能让村上的小嫂子们都跟表姑婆一样认可自己的身份,那以后自己岂不是村上的土皇帝了吗?

“对了,老杨家早上来过了,让你给他闺女去看看。”这时候李贤英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纸包递给了高扬,“这是老杨家的路费。”

高扬知道,这‘路费’不是平常意义上的路费,而是请自己去的费用。

人没去,钱先收。这可是以前张半仙才能享受的待遇。

打开纸包,里面赫然是两张百元大钞!

阔绰!

高扬激动的舔了舔嘴唇,心中暗想,看来老杨家这些年杀猪挣了不少钱,要是自己有办法把撞邪的杨倩给治好了,到时候一定要多要点钱。

随后,高扬就把钱踹在口袋里,然后往老杨家去。

老杨全名杨铁山是个杀猪的,人长得又矮又丑,女儿杨倩小时候完美的继承了这两个‘优点’。

不过,杨铁山的老婆后来得病去世了,杨倩初中以后就去了镇里,这算起来,高扬已经六七年没有见过杨倩了。

老杨家盖了一层红白相间的三层小楼,是村里除了村长家最气派的小楼,俨然村里的首富。

高扬每次经过,都要用羡慕的眼神看上几分钟。

等小爷能盖上这小楼的时候,就把村文书的女儿娶到家,到时候还有谁敢看不起我高扬!

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高扬走进老杨家。

迎面走来的是五短身材的杨铁山,他满是横肉的脸上堆着笑容,伸手就给高扬打了一根烟,“你杨叔我可是真没有想到,你小子居然还是天官下凡,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高扬知道杨铁山没上过学,所以也没在乎他说话糙。

“杨叔,倩倩这是怎么了?”高扬现在满脑子就是要搞钱,搞到钱盖房子,然后娶张秀秀,让自己的表舅妈也能过上好日子。

“这事儿啊,说起来就话长了……”杨铁山使劲吧唧了一口烟,黝黑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原来这杨倩一直在镇上生活,很少回家,最近回家也是因为杨铁山找了一个寡妇填了房,从这开始杨倩就变得怪怪的了,特别是最近,大晚上的不睡觉,在房间里鬼哭狼嚎的。。

高扬一听,觉得这事儿倒是有点邪乎,半夜在房间里鬼哭狼嚎,估计八成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

“杨叔,我先进去看看吧。”高扬心里没底,但是他知道这时候就必须要装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这才能忽悠到钱。

跟着杨铁山,高扬就进了屋。

光亮的瓷砖,还有刷的雪白的墙壁,天花板上还有很讲究的日光灯,这些都是高扬第一次见。

但是很快就有更加新颖高扬的东西出现了,那是一条又长又白的细腿儿。

高扬抬眼一看,在堂前的八仙桌边上坐着一个三四十岁的面容姣好的女人,在红色裙子的衬托下显得皮肤更加的白皙。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的眼睛外眼角朝上,而且细长,就跟狐狸眼睛一样,高扬只看了一眼,差点就挪不开了。

“哦,忘了介绍,这是你婶子,叫李小凤。”

杨铁山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就拽着高扬上了二楼。

“那小凤婶子,我上去了。”

高扬虽然只是第一次见李小凤,但是他发现小凤婶子的眼神中好像有一些异样的东西……

>>>>本文《终极神棍》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