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忌老许林梦不要吃人家下面啦

 这个李寡妇看起来还很年轻,长的也有几分姿色,而且平时化着淡妆,比其他农村妇女看起来精致了不少,村里的人许多人都喜欢她,而且李寡妇生性也风流,自然和许多人有染。

 

 

忽然有一天,李寡妇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看上张东了,一个寡妇张东怎么可能愿意,但是李寡妇脸皮厚,竟然还托人去张东家说媒,更是经常偷偷去找张东,这可把张东给气死了,只有想着办法躲着她。

 

 

后来张东腿断了,就一直在家里面,李寡妇还试着找张东,家里因为张东腿的原因,怕找不到媳妇,还劝张东同意,但是张东怕自己整天带绿帽子,怎么也不敢同意,李寡妇去找了张东宝几次都没有找成,渐渐也开始放弃了。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张东,李寡妇顿时一阵激动,兴奋的向张东那里跑去。

 

 

这下可把张东真吓的不轻,自己拄着拐杖根本不可能跑的快,但是张东还是努力拄着拐杖想躲开李寡妇。

 

 

但是张东拄着拐杖怎么可能跑过李寡妇,只见一会的功夫,李寡妇就跑到张东跟前,满脸的笑容叫道:“东子啊,这么巧啊,在这里遇见你啊,我真的开心死了。”

 

 

张东脸上的肌肉稍微抽搐了一下道:“是啊,好巧啊,你在这里干什么那。”

 

 

李寡妇稍微一笑,随意道:“我在这里想你啊。”

 

 

张东顿时一脸黑线,不由在心里大叫,尼玛还有人调戏劳资的,尴尬了下,便道:“李寡妇,我还有事情啊,我就先走了哈,回头见哈!”

 

 

说完,就要走的样子。

 

 

李寡妇看到张东竟然这么不想见自己不由一阵恼怒大声的叫道:“张东,我们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啊!”张东不满的叫道。

 

 

李寡妇被张东这么一叫,顿时一愣,稍微吱呜了一下,脸竟然开始红起来了,轻声道:“你娶我啊!”

 

 

说完,竟然害羞了起来。

 

 

张东看到张寡妇的样子,更是的气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叫道:“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完,转身就拄着拐杖要离开。

 

 

张寡妇一看到张东真要走,忙着想抓住张东,张东也被吓得不行,连忙拄着拐杖拼命的跑,生怕被张寡妇占了便宜。

 

 

张东这么拼的拄着拐杖,但他毕竟是残疾人,她还是追得上的,可谁想到,突然摔了一跤,但是李寡妇哪里肯这么容易就放弃,拼命的在张东后面追。

 

 

原本拉开的距离,也开始慢慢的靠近,张东吓得拼命的往前一瘸一拐的走。

 

 

张东走着走着,隐隐看到正前方好像是一个山崖,随着越来越近,只见一个宽十几米的山崖出现了。

 

 

张东睁大眼睛,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地方的确是有个山崖,但是因为李寡妇的事情,竟然给忘记了,于是他赶紧停下脚步,站在崖边。

 

 

可是李寡妇穷追不舍,看见张东跑,她也不由得一阵气愤,早就没了理智,见到张东在悬崖边上,她笑得很开心,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

 

 

可张东看到李寡妇冲过来,他不禁心中大惊,一个不小心,竟然摔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顺着悬崖边,摔了下去。

 

 

这一幕,让张东瞬间魂飞魄散,自己竟然摔下悬崖了。

 

 

为什么老天会这样对我,张东在心里不由一阵大喊,随着一声惨叫声,张东直接滚下了山崖。

 

 

追在后面的李寡妇看到张东竟然掉进了山崖,整个人都吓傻了,吓得跑到山崖往下面一看,只见山崖深不见底,根本看不见到底有多深。

 

 

只能听到张东发出来连绵的惨叫声,李寡妇害怕的脸色苍白,大声呼喊着张东几声,却根本没有办法回应。

 

 

看到自己竟然把张东给害死了,李寡妇不由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而掉落下山崖的张东,万万没想到,这一次自己非但没有死,反而还把自己的腿给治好了。

 

 

张东慢慢张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黄色的草垛里面,看着金黄色的草垛,张东有点发愣,但是立刻明白是因为自己掉在草垛里面才没有死掉,不由一阵激动。

 

 

没想到,这么高的山崖自己的都没有死掉,看来还是老天眷顾自己啊。

 

 

张东四处看了看,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拐杖,看来拐杖在掉下来的时候,掉到别的地方去了。

 

 

张东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发现除了身上擦破了点皮,腰部疼的厉害,就好像断了一样,看来是内伤,张东在上面歇了好一会,才感觉好点。

 

 

慢慢的从草垛里面趴了出来,这草垛有两米高,张东本想抓着草根慢慢的滑下来,谁知道,整个身体猛地一滑,就掉在地上了,摔的他浑身疼的差点惨叫起来。

 

 

痛的好长时间,才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天空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就是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张东抬起头看到天空中乌云密布,不由一阵叫苦。

QQ图片20191015091151.jpg

现在自己连动都不容易动,这个时候,竟然开始下雨了,现在家里的人,很有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掉下山崖了。

 

 

一想起李寡妇,张东气的一阵咬牙,如果不是李寡妇自己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

 

 

张东看了看四周,发现在自己一百多米的距离,有两个人高的山洞,但是这么远的距离来说,对张东现在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爬到的,但是如果不去的话,要不然的话,等到淋雨了就麻烦了。

 

 

张东心里非常清楚,不知道还会在这里多久,要是好几天的都没有人来的话,自己衣服湿的话,便会很容易着凉,那么张东很有可能根本撑不住救援了。

 

 

想到这里,张东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一点一点向山洞那里爬去,只是一百多米的距离,但是张东却感觉像远在天边一样,每移动一步,身上都发出钻心的一样的疼痛,身上的汗水更是不断流出来。

 

 

爬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汗水几乎都浸湿了衣服,张东终于爬到山洞旁边。

 

 

只见这个山洞里面的到处都是杂草,不过不像是自然长的,反而像有人专门整理了一样,还有草做的垫子,就铺在山洞的正中央。

 

 

张东忍着痛继续向里面趴去,爬到这个垫子上,令张东感到非常惊讶的是,周围明显很久没有人住了,但是垫子上却还是一尘不染。

 

 

张东想了一会,也没有想出来所以然,但是垫子非常干净,张东还是非常开心的,外面已经开始下起雨了。

 

 

还是那种大暴雨“哗啦啦”的水声,简直都要把这里给淹没了,现在能有个干净的垫子对张东来说都是非常幸运的事情。

 

 

张东裹着衣服躺在垫子上,刚才趴过来几乎都把张东的身上力气给耗尽了,张东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张东睁开眼发现周围一片黑暗,雨已经停了,外面一阵月光,月亮也已经出来了。

 

 

看到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张东心里一阵绝望,现在应该是半夜了,家里人竟然还没有来救自己,难道是还不知道自己掉落到山崖了。

 

 

想到这里,忽然感到一阵心凉,李寡妇很有可能会怕别人知道是她把我给害死的,所以,根本没有告诉我的家人。

 

 

张东感到一丝的绝望,心里对李寡妇充满了憎恨,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可能会掉进来。

 

 

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张东只有愤怒,却根本没有半点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

 

 

正当张东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丝的光亮,张东心里不由一愣,怎么会有光亮。

 

 

仔细一看,竟然是从洞里发出来的,这个光亮虽然感觉很奇怪,却让张东有了一丝的希望。

 

 

心里抱着希望,现在身体上的还是很疲惫,但是疼痛感却少了很多,张东一点一点向里面爬去。

 

 

当爬进去的时候,张东一脸震惊的看着里面的景象,竟然看到了一个穿着古装的非常漂亮的女子。

 

 

只见穿着一身洁白的古装汉服,头上挽着发髻,脸上淡淡的妆容,张东一时竟然痴了,人间竟然会有如此美丽的少女。

 

 

一直都以为弟妹非常好看,但是和这个少女比起来,萤火与皓月争光。

 

 

少女睁着眼睛,嘴上露着浅浅的笑容道:“你来了。”

 

 

张东稍微一愣,听到这个少女的话,好像知道自己来了,疑惑的看着少女道:“什么。”

 

 

“呵呵,你不是张东嘛!”少女轻笑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的光彩。

 

 

“你知道我?”张东惊讶道。

 

 

“这个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是九天玄女,你能见到我也算是你幸运!”九天玄女脸上依旧露出淡淡的笑容,但是神清上多少出现一丝的傲然,看起来她对自己的身份还是非常骄傲的。

 

 

“九天玄女?”张东顿时一惊,九天玄女可是神仙啊,但是具体什么神仙,张东还真的不知道,既然是神仙,就不是他这样凡人能比拟的。

 

 

张东激动道:“你真的是九天玄女嘛?”

 

 

九天玄女点了点头道:“是的,你能见到我,也算是缘分,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太好了,能帮我治好我的腿嘛?”张东激动道,这个时候,张东想的并不是逃离这里,而是能治好自己的腿,因为在张东心里,自己最渴求的还是能把自己的腿给治好。

 

 

九点玄女看了下,张东的腿,轻笑道:“这个简单,看你要求只是治好自己身上的伤痛,治好你后,我在帮你脱离这里.”

 

 

“谢谢你,九天玄女。”张东沉声道。

 

 

九天玄女点了下头之后,只见手中闪现出来一道七彩的光芒,冲向张东的腿,原本萎缩的小腿,竟然开始慢慢的发育起来,恢复到正常人的样子。

 

 

张东看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腿终于治好了,不由热泪盈眶,虽然自己一直都说不在乎,但是谁不想拥有正常的身体。

>>>>本文《圣手辣医》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