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点击过亿的巅峰神作

安合市人民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中。

莫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怔怔地看了半天,这才确定,自己真的重生回到了地球。

莫海记得,现在的自己刚毕业,在一家传媒公司上班,现在还在实习期,一个月只有3000块。

昨天晚上部门聚餐,在KTV唱歌的时候,莫海看到部门经理王扬在骚扰陈曼雪!

这陈曼雪心地善良,在莫海刚进入公司时,给过莫海不少帮助,所以看到陈曼雪被欺负,莫海顿时酒意上涌,不顾一切地站出来制止。

这可惹恼了王扬,盛怒之下,直接一个啤酒瓶朝莫海砸下,然后莫海就晕了过去……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莫海彻底得罪了王扬,在公司之中难以立足,最后不得不离职。

想起前世在地球上的种种事情,莫海不由心底一阵愤怒。

前世的自己一生平庸,活得很窝囊,愧对了很多人,但这一世,他一定不会让前世的人生重演!

“嘟嘟嘟”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莫海的思绪,莫海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位备注为李叔叔的人打来的。

莫海稍微想了想,就想起了这位李叔叔的事情。

这位李叔叔名为李建明,是莫海父亲的战友,退伍之后就开始下海经商,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在也算是安合市有点脸面的人物,身价数亿!

前世莫海来安合市,本来是不愿打扰李建明的,但是不知道李建明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莫海到了安合市的消息,非让莫海去他家里住,还说要给莫海找工作,莫海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一次。

但是那次做客,却让莫海浑身不自在。

在李建明豪华的别墅中,面对一桌子美食,莫海食之无味,除了李建明一直在和莫海聊天之外,李建明的老婆郑秀珠,女儿李欣雨,态度冰冷,并不欢迎他,还时不时地冷嘲热讽,让莫海极为尴尬,后来就再也没有去过李建明的家……

不过既然重活一世,这一次,他自然不会再像前世那么自卑了!

“喂,莫海啊,听说你受伤了,严不严重?”

电话里传来李建明有些急促的声音,莫海听得出来,这李建明是在真的关心自己。

“没事的,李叔,只是稍微蹭破了点皮。”莫海轻笑着说道。

“没事就好。”

李建明闻言松了口气,“对了,今天正好是周六,中午来我家中吃饭吧,我让欣雨去医院接你,可不要拒绝,叔叔今天有话对你说,你一定要来!”

“好。”莫海想了想,没有拒绝。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在医院稍微等一下,我让欣雨现在就去接你。”李建明笑道。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

医院门口,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跑车停在路边,李欣雨戴着墨镜,正坐在车子中低头玩手机。

莫海走了过去,敲了敲车窗户,李欣雨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莫海,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嫌恶之意。

她当然知道她老爸的想法,居然想撮合自己和莫海,看莫海这一身土鳖的样子,这不是将她往火坑里推吗?!

不过还好,她老妈和她是站在统一战线的。

李欣雨将副驾驶车门解锁,莫海这才坐到车上。

莫海前世和李欣雨接触不多,说过的话都没有超过三句,不过这李欣雨长得的确漂亮,前世莫海也知道李叔叔有意撮合自己和他女儿,莫海一个血气方刚的单身汉,面对李欣雨这个大美女,存在一些美好的幻想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现实却是,前世的莫海在李欣雨面前,自卑的头都不敢抬起来。

李欣雨斜睨了莫海一眼,警告地说道:“系好安全带,还有,别乱动我车里的东西!”

莫海淡淡一笑,没有和李欣雨计较。

跑车一路轰鸣,很快开进了安合市的玫瑰园别墅区,安合市现在的房价平均一万五一平方,玫瑰园别墅区的别墅,一套要两千万左右,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些身价的。

一栋豪华的别墅客厅中,见莫海走了进来,正在看报纸的李建明连忙站起迎了上去。

“莫海啊,今天可要陪叔叔多喝几杯啊。”李建明笑道。

“没问题。”

莫海笑了笑,现在的莫海,可不是以前那个自卑、拘谨的男生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极为自信的气场。

李建明眼睛一亮,他没想到,才一个月不见,莫海的气质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看来自己的眼光不错,这莫海不愧为自己战友的儿子。

“老公,吃饭吧,我下午还约了蒋太太她们去做SPA。”

一旁的郑秀珠不耐烦地说了一句,要不是李建明刚才再三告诫她,不要对莫海摆脸色,郑秀珠恐怕连看都不看莫海一眼。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李建明喝得有些微醺,突然放下酒杯,一脸郑重地看向莫海。

“莫海,叔叔今天喊你来,其实是有一些话想对你说,你父亲和我的关系,你应该知道吧,但是有一件事情,你父亲肯定没有对你说,你父亲的背部,是不是有一条刀疤?那条刀疤,是当年我和你父亲在一次追击逃犯的时候,你父亲为了救我挨的一刀,这件事情,我铭记于心。”

“所以我和你父亲,不仅仅是战友,更是生死之交!虽然这些年,大家因为忙,见的面少了,但是情谊却是永远不会忘的,所以我希望你和我不要见外。”

李建明真情流露,让莫海都微微动容。

“放心吧,李叔叔,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和你见外的。”莫海笑道。

“那就好,对了,你那个公司也不用待了,叔叔已经帮你重新找好了一份工作,星期一你就可以去报道了。”

“这个就不用了。”莫海摇了摇头。

“你还是和叔叔见外,叔叔可就不高兴了。”李建明脸色顿时一沉,佯装不悦。

“这个真不是见外,工作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莫海看着李建明,认真地说道。

李建明微微错愕,恍惚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莫海的眼神让李建明没来由地对莫海这句话产生了信任,现在的莫海,和第一次来他家中做客的时候气场完全不同。

回过神来,李建明突然拍着莫海的肩膀,欣慰地笑道:“好,有魄力,那叔叔也就不强求了,但是什么时候,你有困难,随时来找叔叔,叔叔肯定不遗余力。”

莫海笑了笑,并不答话。

李建明根本不会想到,今天的这一番话,为他以后带来多少福荫。

“老公,你喝多了,晚上你还有酒局。”

郑秀珠皱眉,她是很烦自己老公提什么战友,当年啥的,在郑秀珠看来,现在这个社会,金钱至上,权利至上,没钱没权,谁跟你谈感情。

李建明的确有点喝多了,不过脑袋还是清醒的,晚上的确还有一场酒局,是和市里面的一些重要人物,不能耽误,所以笑道:“也对,莫海啊,叔叔我晚上的确有事情,今天就点到为止了,以后有机会,咱们再一醉方休!”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欣雨,下个周末,是谢家老爷子最小的那位孙女谢雨桐的成人礼,谢家举行了一个舞会,邀请了咱们安合市有头有脸的人都去参加,我们家也有幸被邀请了,既然是舞会,自然要有舞伴了,就让莫海给你当这个舞伴吧。”

李欣雨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是一脸振奋,但是听到要让莫海当她的舞伴,她立马就变了脸。

“爸,我不要他当我的舞伴,要是他当我的舞伴,我估计要成为全场舞会的笑柄了,我自己去找舞伴!”

“这件事情,由不得你,就这么决定了!”

听了这话,李建明眉头一皱,不怒自威,李欣雨还是有点怕这位老爸的,心中虽然不甘心,但是又不敢顶嘴。

“莫海啊,这次机会难得,你也要抓住机会,现在踏入社会了,人脉很重要,而这种交际场合,就是结识人脉的最好时机。”李建明对莫海谆谆说道。

“那……好吧,下个周末我就去一趟。”

莫海也不好拒绝李建明,李建明都这么说了,自己要是现在拒绝,岂不是让李建明下不来台。

一旁的李欣雨,见莫海居然真的同意了,不由蹙眉,这莫海上次来还有自知之明,怎么现在脸皮变得这么厚了,那种舞会,是他这种人能去的地方吗?也不嫌丢人?

“李叔叔,饭也吃了,我就先回去了。”莫海见差不多了,于是便起身告辞。

莫海还要回去修炼呢,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实力,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给莫海安全感。

“不用着急啊,今天是周末,正好欣雨也没事,你和欣雨都是年轻人,要不你们一起出去玩玩吧,可以看看电影啥的。”李建明笑道。

听到这里,还不等莫海拒绝,李欣雨就忍不住了,激动地喊道:“爸,开什么玩笑!我才没工夫和他去看电影,我下午已经和我的闺蜜们约好要一起去游泳了!”

2

“游泳馆又不是只准女生进去,莫海,你下午就一起和欣雨去游泳吧,游泳好,可以锻炼身体。”李建明用毋庸置疑地眼神瞪着李欣雨。

李欣雨无奈,不敢再吱声。

莫海当然知道李建明的心思,但是现在的莫海,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在修仙界这么多年,什么圣女,神女没有见过,地球上的女子,纵使再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也难和那些圣女,神女相提并论。

“欣雨说的对,她们一群女生去游泳,我一个男的去也不合适,就算了吧,改天有机会再聚。”莫海笑道。

“那也行,欣雨,莫海中午喝了酒,你送莫海回去休息。”李建明想了想,也没有再强求了。

“好吧。”李欣雨不情愿的应了一声,便站起来和莫海一起走了出去。

跑车上,李欣雨想起了中午老爸对莫海说的话,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暗暗想着,莫海要是以后真的不见外了,天天来她家里,她岂不是要烦死啊。

“咳咳,莫海啊,我老爸中午说的话,你不要当真,以后别没事干来我家里,也别整天想着我老爸会帮你,做人,还得靠自己,你一个大男人,更不应该靠别人了,其实最好,你还是离开安合市,我感觉你回县城里发展挺好的,大城市真的不适合你,何必苦苦挣扎呢?”李欣雨难得语气和善,一副苦苦相劝的样子,只要把莫海劝离了安合市,她的日子就清静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麻烦你爸爸的,但是你爸爸今天中午说的话,我当真了,还有,我在什么地方发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吧?”莫海淡淡说道。

“切,你以为我想管你啊。”李欣雨没想到莫海脾气还挺大,顿时不爽了,然后直接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你现在给我下车,我可没工夫送你回去。”李欣雨语气刻薄地说道。

莫海本来就懒得做她的车子,现在正好,直接推开车门下车。

李欣雨瞪了莫海一眼,然后一踩油门,跑车轰鸣而去。

莫海也没在意,打量周围。

现在正是炎炎夏日,骄阳似火,路边一个人都没有,在距离莫海大约三公里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头,这座山头在安合市很有名,名为小蜀山,对外开放,是一处徒步,锻炼的好去处。

莫海想了想,这整个安合市,也就小蜀山一个山头了,一般而言,山中,还有水中的灵气较为浓郁,小蜀山前面还有人工湖,有山有水,正是修炼的好地方。

莫海跑到小蜀山,在山顶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就坐下来修炼。

这副身体,毕竟是凡人之躯,第一步就是要利用这天地灵气来焠炼身体,莫海运转功法,进入了修炼状态。

当莫海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莫海正打算继续修炼,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有些急促的呼吸声,莫海皱眉,有些奇怪。

这大晚上的,除了自己,还有谁这么无聊跑到山顶来?

莫海起身,循声走去,大约在距离莫海五十米远的一块隐蔽的岩石上,一位身穿灰色练功服的老者,正在打坐,似乎也在修炼,只是此刻他的脸色并不是太好,就好像正在承受某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一般。

老者显然没有发现莫海,依旧双目紧闭,突然,老者痛苦了大叫一声,口中不断喷出鲜血,很快就晕死了过去。

莫海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虽然他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既然碰到了,他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这位老者躺在岩石上,面色有些扭曲,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老者的经脉之中游走,很是恐怖。

不过莫海并没有在意,蹲下身子,用手指在老者的手腕处划开一个口子,然后直接将灵气注入老者的体内。

很快,就看到老者的手腕伤口处,有一条条如蚯蚓一般的黑色虫子钻了出来,很恶心,这些黑色虫子掉在地上,被莫海一脚踩死。

大约过了三分钟,老者的脸上恢复了血色,而莫海的额头上,也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修为还是太低了,这点小事都差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莫海喃喃自语,看来如此修炼还是不行,依靠天地间的灵气,修炼进展简直和蜗牛一般,要是有一些蕴含灵气的宝药就好了。

老者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面前突然站着一位年轻人时,老者下意识地警惕起来。

“你身体里的蛊毒我已经帮你治好了,只要回去好好的修养滋补一下,就没有大碍了。”莫海淡淡说道。

老者一惊,这才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割破了,地上还有那些蛊虫的尸体,老者彻底震惊,困扰了他几十年的蛊毒,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给治好了。

“多谢先生搭救之恩。”

老者反应过来,直接跪倒了地上,莫海虽然看上去年轻,但是能治好他的蛊毒,足以说明其不是普通人,十有八九,是一位世外高人!

能偶遇这样的高人,实在是他的福气。

“没必要客气,我看这蛊毒在你身上也有数十年了,你能撑到现在,毅力倒是不错。”莫海说道。

老者有些惊愕,眼前这人,还真是慧眼如炬啊,一眼就看出了他身中蛊毒的时间。

在老者眼中,莫海已经成为了世外高人,老者连忙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位老者,名叫谢平寇,他可不是普通人,当年在军中,他肩上抗的可是两颗星,不过他退的比较早,至今已经有三十余年,如果他晚退一些年,他肩上的星星,还可以再加一颗,虽然退了,但在安合市,他的影响力依旧不容小觑!

3.

而他身上的蛊毒,也是在几十年前那场边境战争中,被敌方的一位大蛊师所下,后来战争结束,他找了很多人,都无法破解,到最后,还是苗疆的一位族长传了一卷修炼法门给他,才得以压制。

今晚,蛊毒再次发作,谢平寇并不想让家人看到自己蛊毒发作时痛苦的样子,这才来到了小蜀山山顶。

也算是谢平寇命不该绝,竟然碰到了莫海。

“先生,不知道您云游至此,可有下榻之处,若是先生不介意,可以去我家中暂住。”谢平寇一脸期待地说道。

“我不是云游至此,只是在这里上班,你若是想报答我,就帮我租一间房子吧,楼层越高越好,当然,最好安静一点,我不太喜欢喧闹的地方。”莫海淡淡地说道。

至于他为什么要住在高层上,那是因为越是高空,灵气越是纯净浓郁。

谢平寇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这样的一位世外高人,竟然在安合市上班?

不过很快,谢平寇就找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莫海上班,肯定是在游戏人间。

“好,好的,明天我就让人去办,保证让先生满意,对了,还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谢平寇说道。

“莫海。”

“那莫先生,可否留一个联系方式。”谢平寇小心翼翼地问道。

莫海拿出了屏幕都碎了一小块的千元智能手机,随口说道:“你号码多少,我打过去你存着就行了。”

谢平寇看到莫海的手机,心中暗想这位高人还真是节俭朴素啊。

两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谢平寇再三邀请莫海现在跟他一起回他的家休息,但是莫海还要修炼,就直接离开了。

谢平寇无奈,只有独自下山。

山下,一辆埃尔法等待着,在埃尔法旁边,站着一位身穿短裙的年轻女孩,还有一位中年人。

“爷爷,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大家都担心死了。”年轻女孩见到谢平寇,忙不迭地跑来,焦虑的说道。

谢平寇身中蛊毒的事情,并没有对家人说起,只是说身体有些暗疾,今晚突然离家,电话也关机,半夜都没有归来,谢家都已经乱成了一团。

那位中年人也快步走了过来。

“爸,你没事就好。”中年人气质儒雅,身上隐隐散发一种久居高位的气息。

这位年轻女孩是谢平寇的孙女谢雨桐,今年刚高中毕业,而这位中年人,则是谢平寇的小儿子谢义伟,也是谢雨桐的父亲,不过谢义伟并没有走仕途,而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就下海经商,现在是安合市著名的富豪。

论资产,李建明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安合市的富豪也是分梯队的,如果说李建明身价过亿排在第三梯队,那身价几十亿的就是第二梯队,身价超过百亿的,就在第一梯队,谢义伟就是第一梯队的人。

“哈哈,没事,我们上车再说。”谢平寇大笑道,现在身体里的蛊毒被清除了,他如何能不高兴。

车上,谢平寇说自己今晚偶遇了一位世外高人,世外高人帮他治好了多年的暗疾,而且这位世外高人很年轻。

谢雨桐一听世外高人,顿时来了兴趣!

她从小跟在谢平寇后面,耳濡目染了很多武道上的事情,而且别看谢雨桐只是一位女孩子,但是她的功夫却十分的了得,几个壮汉都不一定能对付她。

“爷爷,高人在什么地方?带我去见见他,我要拜他为师。”谢雨桐一脸急切地说道。

“等我们先办好高人交代的事情,自然就可以见到他了,至于他会不会收你为徒,爷爷可就不知道咯,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能耐了。”谢平寇笑道,他自然希望自家孙女能拜莫海为师,当然,这位莫先生看上去很年轻,若是能看上自己的孙女,成为了自己的孙女婿,就更好了。

“爷爷,您放心吧,您的孙女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高人肯定会答应收我为徒的。”谢雨桐笑嘻嘻地说道。

“你这丫头,还真是自恋,到时候别被打击了。”谢平寇笑道。

至于谢义伟,坐在副驾驶,听着后面这对孙女和爷爷之间的对话,不由莞尔。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谢雨桐就亲自出马,说要为未来的师父挑选住所。

而莫海,则是修炼到了早上七点,直到行人渐渐多了起来,这才离开了小蜀山。

大约在中午的时候,谢平寇打来电话,说房子已经租好了,是在安合市的“天琴湾”,只是今天还要打扫一下,明天才可以入住,谢平寇询问莫海明天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时候会派人来接莫海。

“下午五点半吧。”莫海想了想,说道。

明天是周一,莫海还要去公司里处理一些事情,只能等下班后了。

挂掉电话后,莫海没事干,就上网搜了一下“天琴湾”。

这天琴湾就在安合市市中心,是安合市均价最高的豪华小区,里面最小的户型都有两百多平,最便宜的一套房子,也要一千万以上!

“环境还可以啊。”莫海很满意。

>>>>本文《仙尊归来》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