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处 女 开 苞小说口述,高辣辣文纯h文,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顾总您好。”刚才在她眼前被轰走的美女好像就是这么称呼他的。

从包里掏出便签纸和笔,写上手机号和名字,麻利地撕下拍在玄关处,“我是吴总的员工云楚楚,如果接下来有需求,欢迎选择我,我时间充裕,随时方便。”

听到员工两个字,顾清濯嘴角嘲讽地勾起。

大门重重关上,云楚楚吃了一鼻子灰,默默离开。

哎,她也知道今天这场面自荐怪怪的,可这不缺业绩嘛。

如果试用期一份购房意向协议都没拿到,她就得滚蛋了。

这位顾总连翡翠园这样的市中心豪宅都嫌弃,对新居的档次要求肯定更高,要是能由她负责就好了。

往美了想,如果他还打算卖掉现在住的这套,岂不是她几年份的提成都赚饱了?

也不知道哪个销售命这么好,能负责到这样的大客户。

想起她接手的“凶宅”,头大。

把真相上报公司?

可一来她没证据,二来……说句冷血的,客户的私人恩怨和她们做销售的无关。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找买家?

不行,她良心会受到谴责的。

……

太阳就快落山,江城的晚霞连绵千里。

屋内,顾清濯穿上真丝家居服,吹干头发后,私人手机响起。

是一个没存在通讯录里的号码,但他很熟悉。

“阿濯,家宴就要开始了,今年回来的吧?”中年女人语气慈爱。

“没空。”

“妈保证这次不会像去年那样给你安排相亲……”

顾清濯沉默。

“老爷子说很想你,很后悔那件事,清濯你是不是……也还在怪妈?”

“不至于。”顾清濯不耐地用指节叩击着沙发扶手,“家宴几点开始?”

“妈没听错吧?你愿意来了?我们现在正准备出发,德悦长期给顾家预留的包厢你知道的,半小时后见?”顾母惊喜后迟疑道:“如果最近交了女朋友,可以带来看看。你爷爷说了,只要不是之前那样的,他都由你。”

顾清濯目光闪烁。

那样?哪样?

除了江城那些留学回来的名门千金,老爷子还看得上谁?

顾清濯敷衍地嗯了几声便挂断了,然后打给助理。

“我现在参加家宴需要带个女朋友,马上帮我联系个女伴,不需要做造型,让她穿素点。”

“等等,就打……”顾清濯撕下玄关处色彩鲜艳的便签纸,念出一串号码,淡漠道:“这个电话。”

不是让他带女朋友吗?如他们所愿。

“顾总,这女的是……”

“她是专业的。”

助理愣住:“专业的?”是他以为的那个意思吗?

顾清濯解释:“吴波的资源。”

助理恍然大悟,说得好听点就是公关呗。

……

从翡翠园出来,云楚楚准备回公司,去地铁站路上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掏出一看,是个陌生电话?

有点小期待,希望是找她看房的。

她溜到路边的参天树荫下,接起。

对方是个年轻男人:“你好,我是顾总的助理叶全,请问是云楚楚小姐吗?你现在有空吗?”

“啊,哪个顾总?”

“顾氏集团的顾清濯,顾总。”

云楚楚先是错愕,然后狂喜:“顾总让你联系我的吗?”

他竟然留下了她的便签!

处 女 开 苞小说口述,高辣辣文纯h文,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她在江城这几年怎么会没听过顾清濯的大名,他才二十七岁,却是华国最年轻的商界神话,也是所有未婚女最想嫁的国民老公。

她的boss最近就在和顾清濯谈收购的事,当然,顾氏是收购方。

早就听说翡翠园住了很多名人明星,原来顾清濯也是业主。

“我当然方便,顾总什么时候有空?我都可以的。”

云楚楚语速快得很,生怕晚一秒就错过这个大客户。

果然做那行的女孩都想攀上顾总,叶全不是第一次见,了然地说:“你报个地址吧,我去接你,顾总已经在等你了。”

报完地址挂电话后,云楚楚给主管发了条微信,说自己有新客户要见,今天不回公司打卡了。

树下,她双手捏着手机深呼吸,杏眼亮晶晶的。

真不是敢相信,她好像看到顾清濯签下购房协议后她蹭蹭上涨的银行卡余额!

有了钱,她就可以给弟弟申请干细胞移植了。

很快,叶全就驱车到了云楚楚等他的路口。

摇下车窗远远一看,果然是个形象和声线一样甜美的妹子,白T加牛仔裤,清汤寡水的高马尾,说是没毕业的大学生他都信。

脸蛋和身材确实顶级,难怪不近女色的顾总瞧得上。

想起自己刚才接到任务时,错愕得跟被雷劈了一样,叶全笑了。

“美女——”叶全按了一下车喇叭。

云楚楚麻利地朝车小跑过来,拉开车门坐在后座:“叶助理是吗?叫我楚楚就行。”

她环顾一圈这辆商务卡宴奢华的真皮内饰,啧啧,真有钱。

叶全边开车边打探:“之前没在顾总身边见过你,你们怎么认识的?”

总不能说翻墙认识的吧……

云楚楚含含糊糊地说:“在翡翠园……”

“你去过顾总家了?”叶全讶异:“你们认识多久?”

“也没多久,今天刚认识。”

叶全思索,昨天酒局上吴波拉皮条他也目睹了,原来云楚楚是这么由吴波搭线认识顾总的。

本来以为吴波马屁拍在马腿上,现在看来非也,顾总很受用。

叶全态度更和善了:“待会顾总去家宴需要你作陪,一会儿在顾总面前好好表现。”

“作陪?”云楚楚一愣。

“酬劳你不用担心,一个工作日内会打到你账户。”

“那陪完了,我和顾总什么时候能进入正题?”

她听说过前辈们也会陪客户喝酒唱K啥的,一切都是为了业绩。

叶全差点喷了,没想到云楚楚这么直接,一点都不避讳自己目的哈,跟形象真不一样。

难道顾总就好她这一口?

“呃,能不能和顾总进入正题,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顾总这人……很挑剔的,尤其是私生活方面。”叶全含蓄地组织语言。

“我懂我懂。他管那么大一个公司,什么没见过,品位当然高嘛。你放心,要求多刁钻的客户我都见识过,有的客户甚至要求床尾装按摩浴缸呢,说这样对风水好。”

当然,奇葩们都是前辈们的客户,不是她的。

叶全听了心里犯嘀咕,这妹子服务过多少金主啊。

“顾总也不喜欢外界传他的个人隐私,以后你见顾总,记得对外低调点。”

联想到顾清濯因为陌生人登门气得要换房的样子,云楚楚点头。

“我们这一行也有保密协议的。而且我这方面功课做得也还行,顾总对房间功能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现成里没有合适的,我可以找室内设计、找施工队……如果顾总还对我的服务不满意,可以跟吴总要求换我前辈上,我们在江城的资源很庞大的。”

她顺便给自家公司说说好话。

叶全意味深长地从后视镜看她:“你果然是专业的。”

“应该的。”云楚楚笑得眉眼弯弯。

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专业。

>>>>本文《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