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的太很紧了岳,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第3章 你真贱

“你说什么?”霍允琛瞬间被激怒,伸手扯住顾若水的脖子,“你竟然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你找死吗?”

顾若水笑道:“别这么生气啊霍总,你忘了我们刚刚有多恩爱了?”

“你闭嘴!”霍允琛厌恶道,“我就应该弄死你!”

他扔开她,抓起一旁的外套,起身就走。

“我开玩笑的,霍总。”顾若水软声开口,“我怎么可能真的让你妻子来,她不介意我还怕坏了我名声呢。”

顾若水别起别起脸颊边的乱发,笑意盈盈地看着霍允琛。

“毕竟我可是这里的头牌,好多人排队等着点我呢,要是被你妻子过来闹一场,那我以后可就没法做生意了。”

“你真贱!”霍允琛咬牙切齿道,“我警告你,别再去找蔓雪!她身体不好,要是你敢刺激她,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顾若水眨眨眼睛:“霍总你对你现任妻子真好,可惜我和你结婚那会,你还一点柔情都……”

哐当——门被狠狠摔上了,霍允琛头也不回的走远。

顾若水顿了顿,自顾自的接着说:“一点柔情都没有呢……”

她静默的看着狼藉的地面,良久后,她哭似的凄笑起来。

霍允琛,你就这么爱她吗?

你知道她当初是怎么对我,怎么对我们刚出世的孩子的吗?

“若水!”红姐推开包厢门,急急冲进来,“你没事吧?”

顾若水立马笑起来:“我没事啊。”

红姐皱眉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

“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顾若水借着一旁金色的反光墙面一看,她额头破了一道口,嘴角破了,脖子上好几道重叠的指痕淤青,还有锁骨,手臂,乃至大腿……全是青紫的痕迹。

活像是被人虐待了。

顾若水抚摸着脖子上的伤口,忽然想起她在监狱里被人殴打的日子。

她缓缓笑起来:“霍总裁下手真狠呢……”

红姐犹豫道:“真是霍总弄的吗?我看他不像是这么残暴的人……”

顾若水笑道:“这世上啊,你想不到的事情可多了。”

她带着那一身伤口,就这么大咧咧的走出去,凡是有人问她身上的伤口怎么回事,她就直接说“霍总赏赐给我的”,甚至还笑着问别人“好看吗”,引得大家议论纷纷。

没到一天,霍总有虐待倾向,将闺中香头牌折磨得浑身伤口的事情就被传得人尽所知。

顾若水出狱后就跟着红姐,吃住都在闺中香,因为一身的伤口,红姐给她放假,让她在家里休息,也建议她少出门,少让人说霍总闲话,免得惹怒了大总裁。

可顾若水要的,就是把事情闹大。

她还故意带着一身伤口,到霍氏名下的私人医院去看淤伤。

医生问她伤口怎么来的,她就说是陪一位姓霍的客人玩的时候被他弄的。

医生表情奇怪的看了她几眼,开单子让顾若水去检查。

“若水……”医生办公室门这时被人推开,轻柔温和的声音响起。

顾若水身体无法控制的僵了僵。

面前的医生立马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喊道:“霍太太。”

来人,就是霍允琛现在的正牌妻子,顾若水的同母异父的亲妹妹,顾蔓雪。

“你出狱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她温温软软的说。

顾若水勾唇,比顾蔓雪更加柔情似水的笑着说:“我当然是想来见你的,可霍总不让啊。”

她摸着脖子上狰狞的淤痕:“我说我要来看看你,他就差点把我掐死呢。”

你的太很紧了岳,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

第4章 我杀了你

顾蔓雪眼底的狠意一闪而过,表情温柔天真:“怎么会,允琛不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

“妹妹你不信啊,那我们把他叫过来对峙一下怎么样?”

顾蔓雪表情僵硬道:“他最近工作忙,不方便过来,你要是想见他,不如去家里吧,正好你出狱了,我给你接接风。”

“好啊。”顾若水毫不客气的答应下来,“正好我为了检查,早饭都还没吃呢。”

顾蔓雪道:“那我这就去给家里打个电话,买点菜,给你做顿好吃的。”

她转身走出去。

顾若水继续等医生的单子。

但医生似乎被刚刚那一幕惊到了,半响没动静,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提笔写单子,顾若水这时候又说:“医生,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医生好奇又惊惶的看着顾若水。

顾若水撑着下巴,笑意嫣然又妖冶:“我是霍总的前妻呢,还给他生过一个儿子。”

医生震惊。

顾若水又一脸纯善的苦恼起来:“不过啊,我现在的工作啊见不得人,当初和霍总离婚的时候,他不仅没分给我半分家产,还送我去坐牢呢,可没良心了。”

医生不由看向顾若水脖子上醒目的伤口,半响没说话。

顾若水在顾蔓雪的陪伴下做完了检查,在医院好好表演一出姐妹相亲的大戏。

出医院,上车,只剩下两人时,她终于装不住了,发狠的盯着顾若水。

“你竟然没死在监狱里!”

顾若水笑看着她:“真奇怪呢,你凶狠的样子比你温柔的样子更好看,不知道霍总有没有见过你这张脸?”

顾蔓雪狠狠盯着她:“允琛永远也不会发现的!他很相信我!”

“是吗。”顾若水轻飘飘道。

顾蔓雪掐了掐掌心,忍耐着发动车子。

她才不会在车里和顾若水翻脸,要是被什么人看到,毁的可是她自己的形象!

等到回家了,看她怎么收拾这个肮脏的东西!

车子开回霍家别墅。

房子依旧是顾若水熟悉的房子,可主人却不再是她……或者说,这里的主人,从来就不是她。

哪怕她曾在这里住过两年,还生过一个孩子。

下车,顾蔓雪立马拿出温柔女主人的架势,忙前忙后的吩咐佣人,给顾若水做好吃的,给顾若水收拾房间,甚至亲自给顾若水端茶倒水。

“哎呀,我忘记了,你好像不喝茶。”顾蔓雪一副才想起的模样,“我给你换成牛奶吧……里面再加一点干果……”

听见这句话,顾若水立马沉了脸色。

当初她怀孕八个多月的时候,就是喝了一杯顾蔓雪递过来的牛奶,导致早产。

她在家里艰难的把孩子生下来,可还没等她去抱一抱自己的儿子,就被顾蔓雪活活掐死了!

回想起那一幕,顾若水就恨不得将顾蔓雪碎尸万段!

顾蔓雪背对着屋子里的佣人,毫不掩饰脸上的恶毒:“你想起来了吧,你孩子被我弄死的时候。”

顾若水绷紧身体,手指不断发颤。

她想掐死顾蔓雪。

“我还记得那份触感呢,刚出生的孩子,身体软得像是小面包,指头一用力,骨头就凹下去一个坑。我掐着他脖子,还没怎么用力呢,那细细的脊椎就断掉了……咔嚓一声……”

“我杀了你!”顾若水再也克制不住。

五年了,这五年的无数个日夜,每每想起她儿子的时,顾若水就痛不欲生。

她在监狱里苟延残喘,拼命活下来,就是为了杀了顾蔓雪,给她的孩子报仇!

“我一定要杀了你!”顾若水骑在顾蔓雪身上,两手狠狠扼住顾蔓雪脖子。

她已彻底的沉浸在仇恨里,眼里只有杀意,只有要了顾蔓雪的命这一件事。

“顾若水,你在干什么!”

霍允琛突然冲了进来。

>>>>本文《且以深情共白头》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