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爷太深了我不要了你出去。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左深深来得晚,排在最后一个试镜。

试镜大厅外,她蹲身,对着两个坐在长椅上晃着小短腿的两个小家伙说:“等会儿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只呆在门口,保证在我的视线里,但是不能说话,要安安静静的知道吗?”

“知道了,小姐姐!”霍绵绵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软糯糯的声音格外好听。

“好。”霍小逸亦是应道。

“姐姐……”一道熟悉的锐利女声响起。

左深深倏地起身回眸,目光锁在开口的人身上。

左若歆拿着最新款的高奢手包,一身白色包臀裙将她的身材衬得凹凸有致,脚下一双十公分的恨天高。

“姐姐,五年没见,我听副导说你来面试女三,我就特意来看看!哦,对了,我是女一,景澜是投资人,你恐怕还不知道是吧!导演那边我打过招呼了,女三就定你,你试镜也就是走个形式。”左若歆妆容精致的俏脸上浮着一丝笑,不屑地睨着左深深,得意又嚣张。

“还真是多谢你们一番心意。”左深深殷红的唇瓣挂着淡笑,面色如常。

难怪,投资几千万的大制作,竟然会给她一个新人试镜女三号的机会。

她还本想以这部戏作为在帝都站稳脚跟的第一步!

呵……

果然,现实很骨感!

五年前,左深深父亲的左氏娱乐公司一夕倒闭,当晚左若歆带她上一艘巨轮参加晚宴,让她去求一个人。

可她不知,左若歆竟是骗她,给她下药,塞进一个老男人的房间,想让她清白尽毁。

她拼死逃掉,却还是掉入了另一个狼窝,面对那一夜的不堪时,她已经是半昏迷状态,连那夜男人模样都记不清……

几日后,父亲承受不了巨额负债的压力自杀,公司为偿还债务低价拍卖,由左深深的二叔左堂以一个亿的超低价拍下。

而左若歆,便是左堂的女儿。

左若歆得到的,除了公司,还有原本左深深的未婚夫……景澜。

“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呢,合作愉快,姐姐!”左若歆笑意深深,伸出右手,准备和左深深相握。

那姿态,像是赏赐左深深一般。

“不必了,我的第一部戏,还是想找个演技在线的前辈一起搭戏,我不太习惯和花瓶一起!”左深深漫不经心地拒绝,笑意不减。

左若歆的手僵在半空,笑容冷了一分:“姐姐,你说话还真是越来越让人听不懂了,你说谁是花瓶?”

她最恨别人骂她花瓶!

“老阿姨,我们家小姐姐说你是花瓶,你是耳朵不好,还是理解力不行?”霍绵绵从长椅上站起来,理了理蓬松的公主裙,姿态高贵地站在左若歆身前。

霍小逸则是张开双臂,将左深深护在身后。

左深深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这两个孩子,真是越看越喜欢!

“大人说话,小孩子**什么嘴。”左若歆俏容上难以掩藏的怒意,这时才注意到左深深旁边竟然还有两个小孩子。

看着精雕细琢的,嘴巴却歹毒,叫她“老阿姨”,却叫左深深“小姐姐”。

霍小逸小下巴微微一扬,黑眸里神色清冷:“老阿姨,上次叫我们俩小野种的人,坟头草已经三米高,你要不要再斟酌下你的措词?”

霍小逸小身躯里隐藏着巨大能量,简简单单一句话,气势凌然。

明明旁人听起来只是个玩笑,可左若歆却浑身都禁不住抖了一下。

总感觉小男孩儿说的不像是开玩笑。

“姐姐,你要是看不上我们这个女三,你可以去隔壁找郭导试镜女二,他们新电影也在筹备阶段。”左若歆冷冷一笑,面露鄙夷。

郭导的戏左深深就是想进组也不可能,郭导可是国内最近炙手可热的票房担当,只要他的戏没有不火的。

左深深一个新人,当然不会被郭导看上。

左若歆话语中的揶揄,左深深听得懂,却也没心思和她多呆。

“走吧,我们别和这个老阿姨浪费时间,姐姐带你们去吃好吃的。”左深深带着两个孩子转身欲走。

却被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

“深深,好久不见。”景澜身形挺拔,英俊的五官清隽秀气,一如他这个人,温润如玉,斯文……

败类!

左深深唇边浅笑,礼貌地应道:“渣男,好久不见!”


五年前左家出事,她最无助时给他打电话,他从不接,去景家找他,也是闭门不见。

如今,竟还能云淡风轻地向她打招呼。

当年她就想骂他一句渣男,没想到,拖到了五年之后。

景澜的眉色不悦地一皱,语气沉了两分:“深深,当年我父母给我的压力很大,他们不让我见你。”

“你是不是还想说,是你父母让你和我的妹妹订婚。你一个大男人,只知道逃避,比我想象中还更……无耻!”左深深殷红的唇瓣依旧扬着笑意,看不出喜怒。

可心里却堵满了酸涩。

她本以为五年的时间,足够她彻底忘记。

但今天见到他,以前的种种心酸忽然尽数上涌到她的心脏,像是一块千金巨石压住,呼吸都紊乱不堪。

“深深,以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景澜眸光闪烁,灼热的视线落在左深深白皙精致的小脸上。

五年未见,她比以前更加迷人,眼底依旧清澈魅惑,让他沉伦。

如果不是当年左家破产,他不会舍得丢弃她。

景澜的视线像是一把尖锐的****,刺痛了左若歆,时隔多年,左深深依旧无时无刻不在勾引澜哥哥。

“澜哥哥。”左若歆款款走到景澜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声音柔媚,“姐姐遭遇了大变故,难免心性有些失衡,我们该多体谅!”

左若歆边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大红色的请柬,抵到左深深眼前,语气格外诚恳亲切:“姐姐,这个月底我们将举行婚礼,希望你能来参加。”

“深深,如果你不想来,我也能理解。”景澜低声道。

“澜哥哥,姐姐一向度量大,怎么可能不来祝福我们呢!”

左深深垂眸看着红色的请柬,听着两人一唱一和,倏地轻嘲一笑。

对啊,他们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表演段位多高。

以前的她怎么玩得过。

“你们的婚礼,我一定到!”左深深低眉浅笑,纤纤玉手一抬,漫不经心地拿过请柬,带着霍绵绵和霍小逸往外走。

再多看他们一眼,她都怕吐。

左若歆目光微顿,她没料到左深深竟然答应地这么爽快。

“婊里婊气。”霍绵绵从小巧的鼻尖中冷哼一声。

“辣眼睛。”霍小逸低声喃喃。

左若歆脸色霎时青紫一片!

两个小野种,居然当着她的面这么讥讽她。

偏偏景澜就在一旁,她还发作不得。

走过拐角,霍绵绵肉嘟嘟的小手拉住左深深,抿抿唇,安慰道:“小姐姐,不要伤心,我们陪着你!”

“我是个小暖男,没男人要你,就让我来保护你吧!”霍小逸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

“哪有人自己夸自己是小暖男的。”左深深侧眸看着两个贴心的小家伙,笑道:“姐姐不伤心,我现在浑身充满了斗志!”

话音刚落,左深深余光扫到一个高大的人影在身后一晃而过,下一秒,后脑勺忽然传来一阵击打的钝痛。

左深深眼睛倏地一黑,顿时倒在地上!

只余耳边霍绵绵和霍小逸的惊呼……

“小姐姐!”

“小姐姐……”

>>>>本文《萌妻天降:双宝来袭》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