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玩两个少妇女邻居。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

再说张建设,此刻简直兴奋的身体都要炸了。

从下午见到夏梦其人的时候,他心思就脱缰野马一样难以控制,这些年他张建设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女人,可如夏梦这般姿色气质之人,绝无仅有!

见到她,张建设就没想过她能飞出自己的手掌心。

一开始也没想用药,是反复试探,确定这女人属于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类型之后,才出此下策。

药是引水粉,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功效类同加强版的安眠药,寻常一颗,足让一个女人进入烂醉如泥的状态,神志不清。

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张建设简直太有经验了。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成其好事后再拍几张照片,录段视频,准保以后乖乖的匍匐在他胯下。

所以哪怕心急如焚,他还是先架好了微型摄像机。过程,也是一种急迫的享受。

做好这一切,张建设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完全睡熟的夏梦。

脸色因药物的缘故泛酡红,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动人心魄。

穿着的是一套长裙,裸露出的半截小腿简直如玉石一样晶莹细腻,让张建设忍不住将手放了上去,细细体会。

触感凉滑柔腻,仅仅是碰了碰她肌肤,他呼吸就风箱一般起伏起来。

手略微有些颤抖,反复摩挲流连忘返,惊叹于女人紧致光滑年轻的肌肤。

夏梦似有所觉,双腿别扭的交叠,人无意识的发出声音。

如同仙乐一般的动静,让张建设的所有理智尽皆土崩瓦解,不顾一切扑了上去,嘴唇雨点一样落在夏梦脸上颈部。

“宝贝,我的小宝贝,今晚你就是老子的了。”

夏梦被突如其来重量给压醒了,睁眼间,就看到一张横肉累累的面孔在眼前放大,满口的酒气以及其它味道夹杂,让她心里一阵翻腾恶心。

“你……你要做什么……”

夏梦想要挣扎,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动一动手指都十分困难。

被下了药,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喝的那杯果汁里被人下了药。

千防万防,连酒都不敢喝,还是没能料到张建设胆大到如此程度。

她羞愤欲死,却又求死不能。

“夏总,你等会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张建设双眼通红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面颊,手掀起了夏梦裙子。眼底深处那一抹绿色的蕾丝边缘,让张建设兴奋的人都要炸了。

夏梦急怒交加,无力推拒着。

如此反抗非但无效,反而让张建设更加的着急。屡次三番脱不下夏梦裙子,他刺啦一声将肩带完全扯断。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嘈杂的动静突然响起。

意乱情迷的张建设被惊扰,气急败坏大吼:“谁他妈再敢叽叽歪歪,老子弄死他。”

虽名义上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但这么多年了,暴躁脾气却是没变。就算有所改善,在这种关头,也绝对有杀人的冲动。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门被人直接踹开。

张建设看到了来人,一个清清秀秀,约在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正是韩东。

“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这是谁的房间……”

张建设心知不对,虽被惊到,语气却沉稳至极,隐含愤怒威胁。同时惊诧自己所带的保镖为何没拦着这人,他是怎么进来的?

韩东不理,眼神转向了酒店大床,看到微睁开着眼睛的夏梦衣衫不整,泪痕斑驳,眼中寒意一闪而逝。

拳头握拢,咯吱发出响动。指节泛白,几乎没有任何间隙,径直一拳砸去。

张建设想躲闪,可眼睁睁看着拳头越来越近,哪里躲的开。

咔嚓一声,鼻骨断裂。

张建设鬼叫,被这一拳给直接打懵。

韩东一拳头下去,暴戾接连升腾而起,揪住张建设衣领,一拳连着一拳。

他不考虑张建设是什么身份,他只知道对方是个畜生。

那台微型摄像机,让韩东猜到了对方要干嘛。

难以想象,假如自己再多来晚哪怕半个小时,夏梦怎么办?以她骄傲的性格,这种侮辱,估计会让她直接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不知道连打了几拳,在张建设叫声慢慢微弱,人如烂泥之后,韩东停了手。

身后,是两个傻眼的保镖,站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他们哪想到韩东竟然胆大包天,连张建设都敢直接暴揍,加上过程又快,以至于他们都忘了上前拦阻。

“你,你……”

韩东不理两人,矮身把装死的张建设强行拉起。

并不粗壮的手臂,体重接近一百八的张建设却在他手中如轻若无物。让人很难想象,这股匪夷所思的力道是出自韩东廋削的身体。

“你对她做了什么?”

张建设被一种让人恐惧到骨子发颤的气氛笼罩,下意识回答:“引,引水粉,一种特效安眠药,对人体无害。”

韩东松口气丢开了他,拿出开着录音的手机,咔嚓对着房间以及躺在床上的夏梦连拍了几张照片。而后把死猪一样的张建设给拖了出去,砰然关上房门反锁。

他这么做,单纯的想让张建设投鼠忌器。

对方非礼夏梦在先,自己打人在后。就算张建设这种地头蛇再如何厉害,也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必要韩东并不愿把事情给闹大,这里是临安,并非东阳。

行事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物,天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来。

张建设如果聪明一些,就该息事宁人,各退一步。

当然,真要玩的话,韩东丝毫也不怕。

他当年在部队来临安跟当地警方合作过一段时间,接触过一个很投缘的老哥哥,叫谭靖宇。

现在,据说被调到了省厅任副厅,主管的就是刑事这块。

韩东倒不指望谭靖宇帮着自己仗势欺人,但有这层关系在,张建设妄想颠倒黑白,注定只能是痴人说梦。


外头,张建设满脸鲜血,狼狈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张总,要不要去医院?你放心,我已经叫人了,那小子离不开酒店……”

此刻最忐忑的是保镖,怕张建设嫌弃自己办事不利进而怪罪。

“你麻痹的废物!”

张建设嘴唇麻木,含糊不清的斥骂,一腔火气像是找到了宣泄口,连续踹了左手旁一个保镖好几脚。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不聪明也不会从一个小混混爬到如此程度。

那个年轻人刚才拍了照,并且录了音,如果他这边再扩大事态,于己不利。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物,但看做事的手段跟痕迹,绝不寻常。

报仇,以后大把的时间,绝对不该是今天。

保安队长刘恒也在这时匆促赶来,走廊内瞬间汇聚了二十来人。

酒店张建设有股份,并且这里的保安人员全部都是张建设公司所提供。

换句话说,张建设就是这帮保安的主子。

如今主子出事,正是他们表忠心之时。

张建设越发烦躁,仅存的理智让他摆手赶人:“都他妈散了,不要报警。”

……

夏梦还未从大起大落的心态中反应过来,眼中恐惧残存。

就在刚才,有几个瞬间,她接近生无所恋。

情绪的冲击让委屈感瞬息涌上,刚止住的眼泪无声垂落。

从小到大,一切都顺风顺水。而在临安市的短短几天,却经历了太多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韩东哪见过她这种模样,心疼的不行,连忙走到了床前:“没事了……”

话没说完,不可避免的,眼睛有些发直。

她裙子被撕扯的快不成样子,半遮半掩的完美身体,恣意挥发着独属于她的女性魅力。香味,以及那种晃眼的白,一切的一切,都让韩东浮想联翩。

“你,还看!”

夏梦见他眼睛发直,哪会不清楚他在想什么。眼泪飞流而下的同时,声音结冰一般寒冷。

韩东正自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女人无力的声音如巨锤一样敲击在了脑门上。

他迅速回神,拿薄被罩在了夏梦身上,探身扶着夏梦坐了起来。

过程中,被子几番滑落。他深怕夏梦怀疑自己用心不善,如此简单的事情都把他给折腾的不轻。

夏梦是半点不想指望韩东,可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路走不动,门出不去,连整理衣服这种琐事,都吃力无比。

“转过去!”

夏梦看男人呆站着,不耐烦的吩咐。

韩东答应,背转了身体。

上次夏梦让他转身,用玻璃杯偷袭了他。有过一次教训后,面对她要求,韩东还是升不起拒绝的心思。

应该不会这样了,她毕竟是没了力气。况且自己救了她,怎么着也算是做了次英雄。

按照电视情节发展,夏梦该对他起好感才对。

胡思乱想之余,身后女人无意弄出的动静跟他心跳相合,像是有股子不可逆的力道,逼迫着韩东回头。

他拼命压制,才强行给忍住。

跟夏梦相逢于幼时,她完全就是自己的克星。

韩东到现在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见面,夏梦扎着一个小马尾辫,唇红齿白。年龄小,说话声音却清脆,条理分明。

他当时就觉得她特别的好看,连话也不敢接,不敢说。要知道那时候的韩东无法无天,在小区一群孩子里面,就是头头一样的存在。

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见到夏梦用那种骄傲的如同孔雀般的目光去注视他。

这种怕是本能,一物降一物,韩东感觉自己这辈子栽在她身上了。

可能过了十分钟,也可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更有可能是药力已经慢慢挥发掉。

身后动静慢慢大了起来,夏梦像是整理好了衣服准备下床。

他听到惊呼,回头一个箭步架住了脚刚沾地,就差点摔倒的女人。

无巧不巧的,手臂穿过她腋下隔着两层衣物触碰到了那种让人打心眼里沉迷的柔软,下意识的,他动了动。

夏梦被药物所控,身体的感官被放大了数倍,惊呼:“你找死啊!”

韩东触电一样松开她,夏梦摇摇欲坠,又跌回了床上。

“对不起,对不起!”

夏梦无可奈何:“过来,扶我一下!”

韩东这才稳住,小心翼翼的用右手抓住她手臂,一同慢悠悠的往房间外赶。

出门,张建设那帮人已经离开了,整条走廊安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无声的气氛,让韩东憋了一肚子话:“你以后注意点……今天万一出了事,我回去怎么跟爸交代!”

夏梦抬了抬眼皮:“你刚才拍照片干嘛!”

“我怕张建设挨揍后不肯善罢甘休,留着证据,他应该不敢乱来。”

夏梦嗤笑嘲讽:“你是怕张建设找你麻烦吧!等会把那些照片跟录音发给我。”

韩东猜到了她用意,忙道:“你别报警,一点用也没有。录音跟照片不能作为直接的证据,他只要咬定是你因为想跟恒远合作,主动爬到他床上,警察也没办法。”

夏梦激动起来:“我就不信他能在临安市只手遮天!”

韩东嘟囔说:“你追究他,他肯定追究我今天动手的事。”

“你说什么?”

“没,我说咱们明天就回东阳吧。”

夏梦其实自己也知道,韩东说的都是真的,她就算报警也不能奈何张建设。

可就这么算了,她如何甘心。

一路沉默到外头,风一吹,夏梦精神状态略好了一些。

坐上车,黄莉刚刚启动准备开走,一个电话打进了夏梦手机,清脆的铃声响彻在车厢内。

韩东从后视镜里,注意到了夏梦一闪而过的犹豫,来电显示好像也没什么备注。

他感觉尤为不好,回头问道:“怎么不接?”

夏梦反呛:“我接不接电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邱玉平打来的吧!”

夏梦半点心虚没有:“是他又怎么样?”

韩东被怼的无言以对,觉得男人做到自己这份上,简直就是一只缩头乌龟。

老婆背着他联系前男友,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男人的直觉其实也特别准,从跟夏梦翻云覆雨之后。韩东就察觉到自己这个老婆心里做了某种决定,很可能是决定这段婚姻是否继续的决定。

>>>>本文《这个女婿有点猛》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