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个老汉一起弄我小说。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顾晚刚进来,后脑勺就被枪口抵住,她赶紧出声:“先生,是我。”

“怎么去了这么久。”霍西州收起了枪,跛着腿往前走了两步,伸出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况才缩回来,将门关上了。

“先生,萍水相逢,我救你是我好心,但是我总得先保证我自己不会因为救你这件事儿而影响到我自己的生活和名声吧?”顾晚觉得霍西州这话里有责备的意思,就闷闷的解释了一句。

她转过头,霍西州才发现,她的头上包裹着纱布。

“头怎么伤了?”霍西州问。

如果是以前,别人伤了关他什么事?可这个女人却再一次让他例外了。

“我自己砸的!”顾晚回答:“不然你觉得我怎么消除所有人的怀疑拿到药?”

霍西州的心里顿时划过一丝丝的异样,是愧疚。

这正是顾晚的目的。

但她不能让这目的太过于明显,于是,她又说:“也为了自证清白。”

“孟书衡说今晚与他做……那种事情的人是我,可是闯进来的人看见的女人完好无损,我已经与家里医馆的掌柜说好,我这伤,是在他们到这客栈里苟且之前受下的,他们做得了那等龌龊的事,就该承担的起后果,我不可能让他们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我给你用药,重新给你包扎伤口,我带了一点麻醉类的草药,虽不能完全让你没有疼痛,还能有一些缓解的作用的。”

顾晚说的自然,并且伸手扶住了霍西州。

霍西州眸光微闪,将自己拿着枪的手覆在顾晚的小手上,细腻、光滑,带一点凉意的感觉,让他忽然就有些心猿意马了……

还知道自保,嗯,这个小女人还算聪明。

“先生,你脸上的布可以拿下来吗?总蒙着,不觉得闷吗?”重新给霍西州包扎的时候,顾晚说了这么一句。

她想早点与霍西州“见面”,这样才方便她赖上他啊。

“你想看我的脸?”霍西州语气变冷:“你就不怕看了之后我会杀人灭口?”

“怕!”顾晚很诚实的说:“所以如果以后果真有人杀我灭口,我到了阎王爷那里,也才好去喊冤。”她说的是以后,就是相信他今晚不会杀她了。

——能等到她来,又怎么还会想杀她。

霍西州沉默片刻,“呵”的一声笑出来:“小女人,如果你确定看了我的脸不会后悔,我倒是可以将这块布拿开。”

“确定吧。”顾晚表现的有一点犹豫了。

他叫她小女人?她哪里小了?

霍西州却一把将脸上的黑布扯掉了。

客栈里的烛光,将那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照的很清楚,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有些苍白,却没有损了他的俊美。

江城四少,江城第一美男子,没有成为人人谈之而色变的“杀神四少”时,还是无数闺中女儿的梦、中、情、人!

顾晚望着这张隔世再见的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霍西州以为她是太震惊了,或者说是——惊喜?

“怎么?不认识我了?”霍西州目光灼灼的盯着顾晚:“那方才是谁说自己喜欢的人是霍家四少?少年英雄?铁骨柔情?嗯?”

顾晚的脸“刷”的就红了,刚才是故意说给他听的,这会儿却只觉得尴尬。

“霍……西州?”她尽可能的表现的平静一些,眼睛透露出羞涩和惊讶。

“好,你以后就叫我西州。”霍西州笑着说。

就这一刻,他做了一个决定——如果身边的女人是这一个,似乎也是很不错的。

只是那件事,就得留下遗憾了……

顾晚觉得眼睛有些发暖,霍西州的笑容很干净很温和很惹人心动,可是她却想不起上一世他到底笑没笑过。

是因为他上一世已经经历过太多的血与死了?还是因为她成了他的小妾,却总是想要跑出去找孟书衡,一次次惹得他恼火,所以面对她的时候,他就没有好的态度了?

“你……你的伤口已经重新包扎好了,你就在这里好好的歇息,我……我先走了。”顾晚急急的起身,想要离开。

她想早一点和霍西州“认识”,却忘了这种想法成真后要怎么与他相处,所以,她下意识的就要逃避。

霍西州却猛地伸出手,一把搂住了她的腰,用力的一带,就将她圈进了自己的怀里:“不是喜欢本少?怎么就要走?”

“我刚才就是……胡说的,你别当真,”顾晚说:“你……放开我。”

被他的气息包围,她觉得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只能尽可能的将自己挪一挪,不要碰到了他受伤的那条腿。

“可本少就是当真了,”霍西州低头,将自己的唇压在顾晚的耳朵上:“之前在柜子里,本少瞧着孟书衡和顾雨婷的那个姿势不错,不如,我们也试试?”


“姿势?什么姿势?”顾晚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霍西州说的是什么,只觉得脸上烧的更厉害:“你……莫要胡说。”

如果是前世里这时候的自己,一点男女之事都不懂,或许会更窘迫一些,但就算是经历过了,听他说的这么直接,也让她羞臊不已。

“你不是喜欢本少?这么点诚意都没有?”霍西州不依不饶,分明就是在故意的捉弄顾晚。

顾晚有些心慌,心想,这男人不是话少,性子冷?怎么竟像是有了些变化,也学会捉弄女人了?

“谁说我没有诚意了,只是你不是受伤了吗?”顾晚推开了霍西州,说:“你现在不宜进行剧烈的运动,以免落下什么隐疾,所以,你还是好好的歇着吧。”

“再说,我又不必那些国外的女子,那般的……开放?”可以肆无忌惮的追求自己喜欢的异性,且不在意周围任何人的看法,那个词是叫做开放吧?

当然,也是暗示霍西州,她不是随便的女人。

说完,她就迫不及待的朝门口跑了去。

霍西州没有追,不是他不想追,而是顾晚给他用的那麻醉药起了作用,他站起来有些困难。

而且,顾晚的话也让他起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剧烈运动?隐疾?这女人说话倒是大胆。

可他伤的是腿,与能不能“运动”有什么关系?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处枪伤就落下“隐疾”?这小女人是觉得他会因为这枪伤就不能行房、事了?

真是……很有趣的小女人啊!

孟书衡想要娶她?做梦!这个小女人,他霍西州要了!

出了门,顾晚才站住了脚步,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忘了要请霍西州帮忙的事情了。

她记得很清楚,明日是大帅府办寿宴,大帅就在寿宴上给了霍西州很大的军权,霍西州一跃成为了手握重兵的少帅!

大帅有五个儿子,能称之为少帅的却只有正房生下的霍西州一人而已。

而成为少帅后的霍西州,就是跺跺脚,都能让这南方十六省抖三抖,肯定能帮她让孟家主动解除他和孟书衡婚约的。

可是,她现在都已经跑出来了,再回去吗?

他会不会以为她回去是投怀送抱的?

犹豫了很久,顾晚还是决定回去,毕竟解除与孟书衡的婚约这事,是她重生后首当其冲的大事。

房间里。

霍西州正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将顾晚变成他的女人,顾晚就回来了。

“霍……四少,不管怎么说,我今晚也算是救了你,是吗?”顾晚攥着自己的裙子站在距离霍西州五步远的地方,说的小心翼翼的。

“嗯。”霍西州表示同意。

“那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顾晚说。

霍西州顿时就皱了眉头,她想要他的报答?难道她救他是有目的的?

“你想要什么?”他的语气不如之前那么好了。

顾晚悬着一颗心,咬牙道:“我觉得以我个人的能力,想要解除与孟书衡之间的婚约,并且,还不损了我自己的名声,有些困难,我……需要四少的帮助。”

她还是在意自己的名声,不是自己有多么的在意,而是不想霍西州如上一上那样,被别人说是捡了孟书衡不要的女人。

霍西州的眉头瞬间舒展开了。

是的了,想要得到她,就得先解决了孟家的事情。

“你想让本少怎么帮你?”他却故意这样问。

顾晚想了好一会儿,回答:“要不然,借四少几个人先将孟书衡打一顿,让他三日后无法与我成亲,然后再从长计议?”

霍西州又笑了,邪魅中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本少倒是觉得,直接去断了他的子孙根,岂不是更好?”

四少,你好毒!

顾晚愣住,下意识的落下这样的评价。

然而,她喜欢这种毒!

可是孟书衡欠着她血海深仇,就只是这样根本不能平她心头之恨。

——就算真要这样对孟书衡,也得等顾雨婷嫁去孟家之后。

“四少的办法可行,可是万一我们这么做了,孟家却故意将事情瞒下来,仍让我嫁过去好作掩饰呢?”顾晚说:“那岂不是会害了我自己?”

霍西州本来想说当众去对付孟书衡就好,可是看了看顾晚,便猜出她并不接受这个办法。

他想了想,又说:“明日,霍府办寿宴,请了大半个江城的人,孟书衡是孟家的大少爷,孟家早就选定好的继承人,他肯定会去霍府贺寿,你们顾家也会去吧?”

“会。”顾晚点头:“只是这种权贵间的宴会,从来都是顾雨婷去的。”

“你回去想办法,让你和顾雨婷都过去,不是要将成全他们吗?这就是个机会。”霍西州说:“到时候,本少会帮你的。”

既然,大哥三哥都想让父亲的寿宴热闹些,他不如再加点料!

借大帅的寿宴?这若是被大帅知道了,还不雷霆大怒?

顾晚有些犹豫,可是看霍西州成竹在胸的模样,她答应了下来。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明日一定会去霍府给大帅贺寿的。只是,我到时候要怎么找你?”

“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霍西州答。

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让顾晚的心泛起了暖意。

此时,谁也不知道,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往后的一生,霍西州都在严格的执行他这句承诺。

——————

第二天早上,顾晚带着老掌柜回到了顾家。

顾雨婷,姜舒美还有她的父亲顾海山正在用早餐。

一般参加大户人家的宴会,为了维持自己的风度和优雅,都不会吃很多的东西,参加宴会的人会提前在自己家里填饱肚子。顾家的宴会从午后开到深夜,先把早餐吃了是合适的。

见顾晚回来,顾雨婷马上有些尖锐的说:“父亲,您看看,我就说姐姐昨晚一整晚都没有回府吧,您还不信,瞧瞧她穿的衣裳,可还是昨日里的呢。”

顾晚换过衣服了,但是早上有些凉,她就将昨晚穿的披风披上了。

“都是要出嫁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嫁去孟家以后,能不能侍奉好公婆,”姜舒美也开了口:“她就是从小在乡下长大,沾惹了乡里下贱人那些陋习,老爷,我是担心她这样嫁过去会给我们顾家丢人。”

分明是针对顾晚的话,偏她的语气柔弱弱弱,还带着几分委屈,轻而易举的就让顾海山变了脸色。

“整晚都不归家,顾家就是这样教导你的?你给我跪下!”顾海山的斥责冷冷的砸了下来。

>>>>本文《人比烟花寂寞》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