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被十几个男人稿了一晚上

宁家别墅——

从进门到现在,宁婉见了好几双惊诧的目光。几个常年在宁家帮忙的女佣忍不住嚼舌根。

“刚刚进来的是宁婉?她怎么好意思回来?”

“就是,当年做了那种有辱家门的事情,今天还敢厚着脸皮回来,真是厉害!”

……

宁婉恍若未闻,安然若素的走进了大厅。

宁天昊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报纸。方云盘着头发,穿着藏蓝色底色,红色暗花灯芯绒旗袍,嘴角含着笑,正在给宁天昊倒茶。

“爸——”宁婉的声音清脆愉快,又似饱含着巨大的痛苦和悲切。

熟悉的声音响起,宁天昊并未看过去,握着报纸的手一抖,报纸险些落地。

方云手里的茶杯颤了颤,茶水溢出一大半,缓缓顺着茶几脚流下。

“小婉,你回来了。”宁天昊终是抬起头看向宁婉。

四年不见,宁昊天的脸上多了几道皱纹,曾经熟悉的眼神依然饱含温情。

无论当年如何,宁天昊都是自己的父亲。

宁婉将手中的保健品放在门口,移步过去,“爸,几年不见,您身体还不错吧?”

方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像是没了意识一般,手中保持着倒水的姿势,茶壶里的水早已流出了一大半。

宁婉的视线锁在方云身上,自己不过是回来,她为何如此紧张害怕?

“你怎么了?”宁天昊看向方云,拿走了她手中的茶壶,并命令佣人收拾这边的狼藉。

方云如梦初醒,双眸很快有了焦距,“宁婉回来了,瞧我高兴的,竟然失了神。”

宁婉仔细打量着方云,从她嫁进门,她就知道了方云的嘴脸,她会替自己高兴?那岂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天昊你真是的,宁婉回来你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饭菜啊。”方云说着,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宁婉。

宁婉心里犯嘀咕,一向是恶毒后妈典范的方云,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贤惠了?

“爸妈,你们在和谁说话呢?”宁瑜和傅霆吃过早饭后回家补觉,听到说话声下楼。

此时她穿着一身白色家居服,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看到宁婉出现在客厅里,正在打哈欠的动作停下,一双眸子立即瞪大,双腿抖了抖,双脚没踩稳,险些从楼梯上摔下来。

方云跑过去扶住了宁瑜,声音刻意压低,依然带着浓浓的紧张而颤抖,“她……她怎么会回来?”

“我……我也不知道啊。”宁瑜紧紧握着方云的手,“怎么办?妈,现在怎么办?”

在更慌乱的女儿面前,方云硬着头皮开导女儿,“没事,她……她应该不会乱来的,一会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方形餐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饭菜。

宁天昊坐在主位上,方云和宁瑜坐在两侧。

和四年前的很多时候一样,宁婉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赶走心里的不适,她在方云身边落座,方云像是看到了可怕的人一般,拿着碗筷的手剧烈一抖。

宁瑜正在对方云使眼色,这让宁婉心中的疑惑更大。

“妈……”宁瑜挺直了脊背,看似在叫方云,实则是在提醒她不要如此慌乱。

接触到女儿的目光,方云轻轻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给宁天昊夹菜,“天昊,你尝尝这个,味道很不错的。”

“老爷,夫人,小姐,傅总来了。”一个女佣从门口进来,对正在餐厅就餐的众人说。

方云的身体僵硬在那里,筷子里的食物滚落在桌。

宁瑜目光呆滞,倏地站了起来,“我……我去接霆……”

傅总?霆?宁婉了然,原来是自己那个妹夫傅霆来了。

傅霆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装,高大的身材出现在门口,挡住了外面的阳光。逆光而站的他像是骁勇善战的将军,逼得所有人将目光移过来。

“傅霆来了。”宁天昊吩咐人加双筷子,招呼他坐下。

神色冷硬,眸光深沉的傅霆点点头,将视线落在宁婉身上,思及白日里那双倔强的眸子,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

见傅霆如此,宁瑜在心里骂着宁婉,眼里都是慌乱之色。

宁天昊对傅霆笑笑,指着宁婉道,“傅霆,这是我大女儿——宁婉。”

听闻父亲如此说,宁婉正要回应,方云热切看着傅霆,“傅霆啊,下次你来提前说一声,我好让人提前给你做几样爱吃的饭菜,你看今天也没准备,你就随便吃点吧。”

宁瑜强压着眼底的慌乱,抹了抹出汗的手心,挤出一丝笑意,“霆,如果你不喜欢吃的话,我们两个出去吃吧?”

“不用。”傅霆声音低沉性感,简短的两个字,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和不容拒绝的气势。

宁瑜暗暗握紧了拳头,抬头看向方云,方云对宁瑜点点头。

两人如话唠一般,在餐桌上喋喋不休和傅霆说话,傅霆淡淡回应着,看不出喜怒。

宁婉反而觉得奇怪,以前这种时刻,方云和宁瑜少不了针对自己,今天为何会有所不同?是因为自己刚刚回来,还是因为傅霆的到来?

“小婉,你怎么不吃?饭菜不合胃口吗?”

宁天昊的话把宁婉拉回现实,她淡淡一笑,“饭菜很好吃,只是我不知道,傅总竟然是小瑜的男朋友。”

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傅霆插话进来,“宁叔叔,不知……”

“霆,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加班肯定很忙吧?多吃点。”宁瑜帮傅霆夹菜,继续说着,“霆,这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周五能定下时间。”

这边傅霆话音刚落,方云又插进来,“你们年轻人不要老是想着工作,有时间要好好休息放松一下才行,是吧小瑜?”

“当然了,”宁瑜娇滴滴笑着,挽住傅霆的胳膊,柔声恳求着,“霆,无论如何你都要腾出时间来陪我,好不好嘛?”

一时间宁婉有种作呕的冲动,四年不见,宁瑜撒娇的功夫见长,哼,只是可惜了傅霆这张被上天眷顾的脸。

宁瑜发现宁婉盯着傅霆看,心里缩了缩,紧紧咬住了下唇。傅霆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

“宁叔叔,今天白天……”

傅霆刚张口,宁瑜立即紧张的打断他,“今天白天我去给霆送早饭,霆虽然吃过早饭,还是把我做的早饭都吃掉了,想想我都觉得好开心呢。”

方云立即接话,“霆,你真是太宠爱小瑜了,以后可不能这样啊,都把她给惯坏了。”

宁婉勾唇一笑,这一大一小像是在唱双簧,其中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一直沉默寡言的宁天昊似乎发现了端倪,忍不住看了方云和宁瑜一眼,“傅霆,你刚刚想说什么?”

傅霆放下手里的筷子,冷眸瞥了宁婉一眼,“我白天的时候见过宁婉,不知道竟然是小瑜的姐姐。”

“姐姐”二字提醒了宁瑜,只见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霆,我和宁婉虽然是同父异母,你理应叫她一声姐姐才是。爸妈,你们说我说的对吗?”

有了姐姐这层关系,即便宁婉和傅霆有什么情愫,也应该会顾忌几分。

傅霆生来便是天之骄子,更是家中独子,让他叫一声姐姐,岂会那么容易?

“霆,你怎么不说话?”宁瑜拉了拉傅霆的袖子。

宁天昊看出端倪,笑着打圆场,“小婉和小瑜相差不大,平时两人也不与姐妹称呼,傅霆不必向小婉喊姐姐。”

傅霆神色有所缓和,提起上午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可否请你让小婉去傅氏实习?”

听到宁天昊的话,宁婉心里有些感动。

宁婉神色大变,声音比往常高了几分,“爸,你在说是什么呢?华国那么多公司,她干嘛非要在傅氏实习?”

“如果宁婉想去实习,来我们自家公司也行啊。”方云也劝说着。

宁婉沉默的看了宁瑜和方云几秒,两人今天的举动着实奇怪,过了一会不咸不淡的道,“没想到大家这么关心我实习的事,如果傅总觉得不方便的话……”

傅霆冷冷的眸子一闪,缓缓开口,“可以。”

不知为何,她越是和自己保持距离,他越是想要把她拴在身边。

宁瑜和方云愣了,均是露出浓浓的不满和紧张的神色。

“多谢!”宁天昊说完,对宁婉露出慈父般的笑,“小婉,还不谢谢傅总?”

“谢谢傅总。”那抹笑容,让宁婉心中更为感动。如此说来,或许父亲真的已经原谅自己了。

电话铃声响起,傅霆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不好意思各位,我这边还有点事,先走了。”

“我去送送霆。”宁瑜说着,跟着傅霆往外走。

方云盯着傅霆和宁瑜离开的方向,终是松了口气。

餐厅里又响起手机铃声,宁婉说了声“抱歉”,拿着手机往外走去。来到门外的一棵大树下,对电话那头的宁修禹说:“我的宝贝修,你是不是……”

宁婉的话没说完,已经被宁修禹打断,“妈妈,回国你就野了啊,你还要不要你可爱无敌的修了,我告诉你,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离家出走了。”

听到儿子熟悉又傲娇的撒娇声,宁婉立即放下姿态,“宝贝,妈妈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儿子,妈妈一定早点回去,绝对不让我的宝贝儿子离家出走。”

“嗯哼,那你回来的时候给我买点吃的,今天保姆阿姨做的饭菜难吃死了。”

“好的,宝贝修,妈妈给你带炒面好不好?”

“炒面是什么鬼?我要吃牛排!”

……

当宁婉回到餐桌前,宁瑜已经坐下,嘴角带着坏笑,没了刚刚的慌乱和紧张。

宁婉心中疑惑,按兵不动,端起一碗汤小口小口喝着。

“刚刚我听到姐姐讲话了。”宁瑜瞅着宁婉,露出讥,讽而得意的笑。

宁婉心里一咯噔,难怪叫自己姐姐,原来是听到了什么。

在众人的注视下,宁婉洋洋洒洒说着,“宁婉在国外的这几年私生活特别混乱,和不同肤色的男人发生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怀了孕,还在外面生了个野种,刚刚那个野种还叫她回去呢……”

“你……你说什么?”宁天昊全身一僵,神色煞白,如遭电击。

方云拿着纸巾轻轻擦拭嘴角,咯咯笑着,“四年前你勾三搭四,四年后带着一个野种回来,宁婉啊,你还真是刷新了我们对你的认识。”

“野种?”宁婉哼笑着,手中的勺子转动,视线一一在方云和宁瑜脸上扫过,“作为书香门第的你,还有作为大家闺秀的你,一口一个野种,还真是叫的顺口!”

“你未婚先孕,不是野种是什么?我叫野种都算抬举你了!”宁瑜不服气,嚷嚷道。

宁婉抿嘴笑着,淡然的缓缓站了起来。转眼间,当着宁天昊和方云的面,把一整碗汤洒向斜对方……

冒着淡淡热气的紫菜蛋花汤洒在宁瑜的胸前,好半天她才回过神,弹跳着,大叫着,“宁婉,你疯了吧?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不好意思啊,刚刚失手了,只是……”宁婉笑着,并不像是做错事的样子,反而是理直气壮,气势十足,“我不喜欢你和你母亲对我儿子的称呼……”

“爸爸,你看宁婉啊,她怎么可以这样?”

好久未说话的宁天昊捂着胸口,紧紧看着宁婉,双唇颤抖,“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见宁天昊神色不对,宁婉刚刚的气势消失殆尽,想要走过去,被方云一把拦住,“你看你把你爸气的,快走吧,别在这里碍眼!”

“爸,我……”

“滚!你给我滚出去!”说完最后一个字,宁天昊身体抽搐,晕了过去。

“老公——”方云扯着嗓子,扶住了即将从椅子上摔下来的宁天昊。

宁瑜剜了宁婉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宁婉,你一回来就把爸爸气晕,你真是个扫把星!”

宁天昊情况不妙,宁婉没功夫和宁瑜废话,眉色紧张,“爸……”

“你还有脸叫爸?如果不是你丢人现眼,爸爸能这样吗?”宁瑜怒指着宁婉,嘴角带着冷笑,“我看你还是滚出国内,不然爸爸迟早被你气死!”

“宁瑜,你给我闭嘴!”宁婉紧紧压着情绪,“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

救护车的声音呼啸而来,宁婉被宁瑜和方云挡在了门外,狠狠的关上了救护车的门。

宁婉跟着救护车跑出去好远,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

拦上一辆出租车,她立即赶往医院。

……

医院,病房门口——

宁婉还未靠近,就被宁瑜拦住,故意放大声音吼着,“宁婉,你还有脸过来?如果不是你,爸爸怎么会在医院里!”

走廊里的护士和病人家属看过来,纷纷露出探究的目光。

宁婉皱着眉,正要说话,方云从里面出来,拽着宁婉的手腕往走廊深处走。

走到走廊尽头,方云狠狠甩开宁婉的手,此时宁瑜也跟过来。

宁婉皱眉看着两人,暂时未说话。

“宁婉,你以后别过来了,你来一次我们赶你一次!”说话时,方云怒气冲冲的样子。

宁瑜站在方云旁边,“爸爸已经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了,如果你再过来,只会让你更加难堪!还有你在傅氏工作的事情,我劝你小心做人,不要想着勾.搭男人,不然……”

“咳咳……”

距离三人五六米远的地方,站着带着一身寒意的傅霆。

>>>>本文《婚途有坑:妈咪快离婚》全文在线阅读<<<<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