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诗经》看人世间的万般情愫

   《诗经》,三百故事,三百心情,那些穿行于其中、盈盈的蕴涵着古典情怀的女子们,在风起处高唱,在月圆时低吟,大雅、小雅前呼后应,彼此唱和,三颂声声不息,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淘过时光的细沙,涤尽尘埃,穿过蒹葭,袅袅娜娜地走来。

她们或明眸善睐,或娴静柔美,或大胆执著,或活泼顽皮,仿佛仙乐悠悠,让人在沉静中重返时光隧道,回味并体验那一份今日难再的雅致与美好。

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

    孔子言“不学诗,无以言”,意不读《诗经》,便不懂如何说话。它是中国诗歌的开始,中国文学的总源头,也是中国最早的一部诗集。几千年过去了,仍在流传,有人统计过出自《诗经》的成语就多达300 多个。

    但诗经并不是我们许多人以为的高深,而是充满生活气息的美。它将古代生活的日常、大自然里生命百态、人世间的万般情愫都入了诗:有生活中静与美,生命里喜与忧,爱与青春,态度与风骨……

    

草木之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鸟兽之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衣着之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情感动人“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季节之美“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写得都是我们熟悉的:瓜果蔬菜、花木鸟兽鱼虫、男女情感、夫妻相处、农耕生活、军旅情愫……真实、生动、清澈、温暖,质朴得可爱。

    正了那句“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不光内容生动,取名更流传“男楚辞,女诗经”。 诗经,是取名必翻的书:琼瑶、屠呦呦、王国维、林徽因……名取字均出于《诗经》。

     林徽因,其名出自: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诗经·大雅·思齐》

     韩寒为之写了诗经对联:君子有酒,酌言酬之。且以喜乐,且以永日。这些唯美的文字就像一股清流在心间流淌,让我们对先秦时代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诗经》淳朴、自然的文字穿越了千年,抨击着历代人的心灵。它所写的情感包含社会、家庭、男女间之怨慕……等等,其表达的思想纯真无邪。比如,那些令人津津乐道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这些诗句吟唱不衰,诗句里的喜怒哀乐穿越千年,相信各位朋友们看了这本书过后感悟会更加深刻!

二,初相遇

    在《诗经》里有描绘偶然邂逅之美的:“野有蔓草,零露漙(tuán)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ráng)。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仿佛能感受到男子压抑不住的心动与爱慕,美人顾盼生辉的美丽与清扬的气质,让他一见倾心,心理揣测着找个借口与她同行一段路,亦不枉这场难得的邂逅。

    相遇之后有可能越谈越情投意合,走入恋爱约会的环节。于是,看到这样的诗文:“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早早跑到约定的城楼等候恋人的女子,在长久不见人时不禁忧伤的哼出上面那首诗歌,把热恋中女子的心理动态勾画的淋漓尽致,那句“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引起多少恋爱中人们的共振,也被后代太多诗人引用。

    同样的等候发生在男子身上是这样的:“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chí chú)。……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这里面的小女生调皮、可爱,故意藏起来,静观等候她的男子。只见那男子来回踱步,不时搔首抓耳,时而望远,时而不安的搓弄双手。此时小女生突然跳出来,手里举着刚刚采摘的嫩茅草,灿笑着送给男孩子,男孩子见了一扫先前的烦忧,随后嘿嘿一笑。就是这么个调皮的小女生,在男孩的心里却称为“静女”,真正是情人眼里看人都不一样。我们仿佛在他们身上感受到恋爱中的等待都是甜蜜的。

三,情之至

    恋爱进行到一定阶段,周围的人就知道了,父母自会托媒人到女方家说谋,有些恋人顺理成章走入婚姻,得到亲人的支持与祝福。然而,有些却面临着门第障碍。比如这首:“大车槛槛,毳(cuì)衣如菼(tǎn)。岂不尔思?畏子不敢。……岂不尔思?畏子不奔。榖(gǔ)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皦(jiǎo)日! ”这里的主角爱的勇猛激烈,想与对方私奔,但对方有点游移不坚定,于是她便对着太阳发毒誓:活着不能在一室,死后要埋一坟中。

    

类似的毒誓在乐府《上邪》篇亦有描述:“上邪,我欲与君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种深陷恋爱以生死相许的情境,与《牡丹亭》题词何其相符:“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这是艺术化了的爱情描写,如此深入骨髓的爱一个人,可以说是爱情的顶峰,极难达到的境界。这种爱情只经历一次,足以慰一生,真应了那句:得不到的永远是想象的特别美好。

四,琴瑟之好

    若得以成亲,婚内早期是“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后来渐渐降温衍生成了亲情。夫妻两人在劳作之余,有时的乐趣可能就是偷懒多赖一会床:“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妻子说:鸡已经打鸣了快去上朝打猎,丈夫却耍赖说鸡鸣是苍蝇的叫声,东方的光明是月光。于是妻子嗔怪道:“我也想与你温好梦,只是那上朝的官员快散啦,你我这样岂不让人恨。”不知,听到此话的男子是不是会一骨碌翻身起床……。这种夫妻间贪恋衾枕,缠绵难舍的婚姻生活,虽渐趋于平淡,却亦透着小美好。这样一路平淡到底,亦是人生圆满了。

五,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然而,世事难料。当战争、灾害发生时,难免分离。那蓬头懒梳妆的思妇吟出:“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焉得谖(xuān)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mèi)。”思念成疾,只有见到那个人,这种心病才能痊愈啊。可是,目前只有苦苦的等,此时的等待是苦涩的。如果有幸等到了心上人,自会唱道:“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夷、云胡不瘳(chōu)、云胡不喜?”此时的风雨与鸡鸣因重逢变的令人愉悦。

六,共白头

    分离不一定把爱情打倒,大多爱情是里面开始坏掉的。比如有位女子和着泪水所唱:“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这个女人大半生在夫家操劳,起早睡晚辛勤劳作,日子渐渐好起来,孰料丈夫变心施暴于她,惨遭男子抛弃的女子回到娘家,又遭遇兄弟们的冷笑嘲讽。曾经的誓言、恋爱时的美好,此时都变成了怨恨……。如果夫妻有一方是以“忘我大德,思我小怨”的相处模式,必定是悲剧收场啊。原来早在先秦时期,祖先们就领悟的如此深刻,难怪许多艺术作品把爱情写到热恋就戛然而止了,后面的平淡、冗长、琐碎,没有智慧经营的人哪里能守得住。

    然而,完整的爱情必定会由热烈转至平淡,经历风雨、磨合之后,仍在内心生出一起白头的信念时,才有可能“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